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40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39未名殘章/40 | 未名殘章/41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39、下一篇:未名殘章/41

「結界,張開。」

if-end 紛爭線:背景

總之,事情並沒有像遠星想像的那樣發展——短暫的和平之後,便是衝突的大爆發。

嗯,發生了什麼呢——首先是兩用實驗室的問題。在遠星等人的推廣下,大部分的學校都開始建設兩用實驗室而不是專門的科技實驗室。雖然這看起來是件好事,也就是說大量建造兩用實驗室看似緩解了魔法側沒有實驗場地的問題,但實際上卻是對科技側的一種最小公倍數的處理——魔法師們可不懂什麼實驗室規則(至少一部分魔法師依然接受的是傳統教育,所以不適應科技側習慣的情況還是存在的),最終只會是讓自己的體驗下降很多,或者申請使用本來也就不算多的科技實驗室。雖然遠星所在的大學沒有太多的問題(因為是新式的,招收的生源本身就對科技側和魔法側都較為了解),但是對於那些仍然處於轉型期的大學來說,這種衝突就比較明顯了。各個高校的魔法師協會和科技側公會之間也產生過少量多次的摩擦。在學生之間,除了實驗室的使用以外,新式院校的管理也存在一定爭議。一部分新式院校實質上依然是把兩種學生分開來,另一部分則真的是混合教學。混合教學方面,除了部分生源由於另一側的基礎薄弱跟不上的問題以外,也存在部分學生對另一側的人依然感到不安、恐懼,或者憤怒、蔑視甚至開始霸凌的情況。有些人讀過一點歷史,他們明白,這完全就是歷史的重演——魔法側的迅速衰落不只是異變,科技側的歧視和迫害是正向催化劑,是在火上澆油。不如說,任何一個差異點都有可能導致這種情況,只是這一次又發生在了科技-魔法對立上。分離教學方面,除了實質上是阻礙兩側融合以外,分離教學並不能避免以上的情況。也就是說,雖然相互接觸的次數可能變少了,但是次數減少並不能掩蓋因為差異造成的歧視。

再然後,就是Cirrus組正式發佈不允許魔法側私自接入的公告。在這個公告的前幾週,正好就有一位魔法師在Cirrus正式服務地區以外的地方(大多是現在依然較為活躍的魔法師聚集地(燈籠鎮這類城鎮是魔法師歸化到普通市民而產生的城鎮,並且離城市較近,所以提供了接入),以及埃斯卡迪亞地區以外的地方)接入了Cirrus,並且藉助他人搭建了一個魔法師專用的站點——「魔法使的小屋」。遠星本來還打算繼續打磨有關魔法資訊的傳輸協議檔案的,但是公告一出來,「魔法使的小屋」便銷聲匿跡,無影無蹤。並不是他自覺就撤了,而是他又過了一個月多才知道「原來我的站點已經不能連接到Cirrus了」。原本對Cirrus看好但是有一些望而卻步的魔法師,這時便選擇了不加入——對於一個歧視你的群體,最好的辦法就是劃清界限。遠星之前雖然一直嘗試推進魔法側也利用Cirrus的便利,但還是以失敗告終了。雖然傳輸協議由於Cirrus的擴展性依然可以繼續用,但是沒有成為推薦標準的話,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會變成各做各的。這是割裂,而非統合。一旦不能統合,那麼推廣就變成了空談。

以及,「魔法師社會公開化,上層做聯繫,基層各平等」這個共識隨着時間推移,變得越來越脆弱——公開化就意味着它必須成為現有科技側社會的合法部分,合法化就必須要在上層做聯繫(也就是魔法側要掌握一定的政治),平等化則由於最基本的政治權力分配和先前提到的或者存在但是未被提及的各種摩擦,逐漸變得不再可能。

矛盾的逐步累積,遲早有一天會爆發——

if-end 紛爭線:實例

陷入了苦戰。

在埃國現政府仍在討論魔法側和科技側的問題時,科技側先動手,發佈了「融合魔法師聚集地」的聲明。名義上是融合,但在實踐上,已經變成了魔法側和科技側的武裝鬥爭。誰開了第一槍已經沒人能說清楚了,只是子彈一發,不能挽回。

張開常駐大結界是一件相當耗費魔力的事情——對於精靈來說倒是還好,但是對人類來說是一件苦事。即使是較為低級的Hardita Ward硬化結界人類都很難維持,就更不用說最高級的Eternitecta不刊之護了。

但眼下,隱身已經被看破,村莊最外圍已經被攻破,自己卻……

Sanovinea藤蔓療愈……

簡單處理傷口後,便是確認戰力。友方數量,但是年輕熟練的魔法師很少,有很多是年長一點甚至比較多的,老人和小孩還在更裏面的地方。

科技側使用的東西不算太難想像——至少子彈對那些沒有好好修移物、反應力或者並不會常年在身體周圍開護盾的魔法師來說還是蠻致命的。至於炸藥手榴彈這些,還有一些人可以開小護盾……

反過來說,魔法側使用的東西倒是沒那麼好預測——魔法側也並非沒有任何射彈,不如說能量還更高一些。自衛用的一些常見的弓弩也還是有的。再就是能量再高一點的天降系和地雷系,再高一點的短時間內恐怕施展不出來。

在場的一位魔法師也訓練了Manarga Viso魔能視野,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對方的戰力情況。

……只能說很吃力,但是只能上了!

Calestitia天降正義——

天空被撕開來,裂縫中的光束將敵人粉碎——

但由於魔能消耗,這一次的攻擊並沒有預想的那麼有效。發動的範圍還是有點小,也許能再擋住一會兒……

……

像這樣的思考與描寫,最多持續半分鐘。

這些魔法師聚集地,很多都變成了「魔法師老頭和見習小屁孩」聚集地,也就是孤寡老人和留守兒童問題。青壯年呢?青壯年由於融合期的緣故,很多都選擇去到城市,去到大學裏,去考魔法師職稱,去更大的地方找自己願意幹的事情,而不是繼續留在自己兒時住在的地方,循環這日復一日。

那麼分裂發生後呢?很簡單,新派還在和科技側據理力爭,舊派也不好逃回來。並沒有那麼多人意識到科技側已經開始了近乎是屠殺的行為,或者說意識到了但是沒法出手,或者是可以出手但還在觀望。真正回來的人並不算多數。

而那個村莊,在大家的努力和拖延下,就和開頭說的那樣,還是建立起了一個Hardita Ward硬化結界。但更多的村莊,已經遭到了科技側的毒手。

if-end 紛爭線:選擇

還有什麼呢?你想。無非是內戰或者和解了。

但「內戰」不一定非得是兩個勢力。沒人說科技側和魔法側非得是兩側。遠星認真考慮過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成為第三方勢力的可能性,而且也提前鋪墊過。

貓社不可能沒考慮過。賢者迴廊自己也在討論。其他組織也不會不想從中撈一筆。

但,如果真的選擇了,世界會變得更好嗎?

遠星當然不這麼覺得。但是看在事情有可能不會變好,他還是做了點準備。

選擇,是結束,或也是開始?

未名殘章/40 - continues

未名殘章/39未名殘章/40 | 未名殘章/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