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4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3未名殘章/4 | 未名殘章/5

Other languages:

托金斯森林裡,孩子們坐在石頭上,聽著老師講課。

「阿琉姐,遠星哥,今天我們要做什麼啊?」

「今天,我們上一堂實踐課。」

遠星拿出一些草藥,往一個錐形瓶裡放了一些,舉了出來。

「今天的這堂草藥課,我們會親手製作一份粗製的草藥。在標本室看過那麼多植物了,我相信你們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材料。」

阿琉姐拿出了準備好的黑板。

「如果不記得了的話,可以看看事先準備好的方子,在劃定的範圍內找到在之前的課程中認識的幾種愈傷性的草藥。如果你們遇到了沒看過的植物,記得問哦。」

阿琉姐法杖一划。

「Geofence」——

同學們便四散開來去尋找。

阿凡斯地區資源豐富,人煙遠比首都畢奇巴勒要稀少。附近連著坦派斯特山——傳說中雷暴之龍沉睡於此——和森都伽華,即人類所說的瓦斯特森林,是精靈(準確說是伽華種)的國度。

憑藉著大魔法師拉凱依——也就是「遠星哥」的另一重身份——和他的前輩們的研究成果,人類同時掌握了相當雄厚的魔法與科學的基礎。遠星後來換回了自己最開始的身份,從首都離開,四處遊歷。

「阿琉姐,這株葉的邊緣……」

……

遠星傳送到了「Geofence」的邊緣。

通常來說,伽華種相較於其他精靈來說還算和善,但是萬一打擾了什麼……也不好說。

精靈們的術式水平極其高深。他們稍微寫點進階一點的術式,就夠人類魔法教授們「賞析」一會兒了。而那些壓箱底的大型術式,又不會輕易示人,即使得到了,大魔法師們也得花上點時間解析明白。

附近似乎沒有……行。

「遠星哥——」

遠星一回來就聽到了孩子們的叫聲。

「咋,讓我看看……」

首先是高年級的麗茲班長。她倒是采了不少……最終選了……嗯?

「麗茲,你知道這一株是什麼嗎?」

「浮流草。我的媽媽教會我用浮流草做成凍。」

「那好。同學們,」遠星把孩子們的注意力引到他身上,「我先來演示一遍一般的草藥的粗製步驟。注意回憶一下之前的實驗課的操作步驟……」

遠星先加了些粉末,研磨這些草藥。然後就和他自己的實驗室一樣——

儀器與儀器間天衣無縫地連接好,只需要小心地控制溫度和壓強……然後裝瓶……

「麗茲同學所使用的浮流草我們上節課沒有講。浮流草,……」

……

「老師再見——」

「同學們再見。」

……

備課室。

「但是大魔法師就在身邊教學什麼的……這種事還是不敢相信啊。」

琉璃坐在遠星桌子的對面。

「這次來不會待很久吧?」

「說不定,」遠星回答道,「事實上,我現在不太願意別人叫『大魔法師』……這很生分,明明魔法也只是一門普通的學科……嘛,說回時間。」

遠星站起來,走到一邊。

「也許會一直在這裡。嘛,但是畢竟還是頂著大魔法師的頭銜,總有一天會忙到沒法顧及這邊的,大概。」

阿琉姐——本名是琉璃——是這片區域——阿凡斯南部的加里特村——的為數不多的教師之一。加里特村的這所學校裡人也不多,就更沒有什麼校長了。在的幾位教師基本都是教全科,但是生活環境倒也算恬靜舒適。就教學資源來說,戶外實踐課意外地多。

「說到這個,」琉璃說,「這個術式……」

「我看看」,遠星看著術式,「嗯……哪裡不懂嗎?」

「就這附近……按照幻勢降落的話,這一條能量路徑應該不會運作。」

「再仔細看看?」遠星輕聲念了一個咒語。

「欸……這裡原來?」

「嗯,」遠星指著一條細線,「看這裡。中間的空隙中有一些難以看到的精細紋路。知道是這樣布置的話你再算算看。」

琉璃思考著。

「如果還覺得奇怪的話,我就把剛剛的咒語教給你。看看這個……」

「這是……「Inspector」?」

綠色的紋路在法陣上延展著。

「原來……這裡也藏著……這裡也?」

「這是從哪裡得到的術式啊?」遠星問道,「這種不是什么正常情況下人會寫出來的東西,除非……」

「也許作為大魔法師的你已經猜到了?」

「從伽華那邊來的?」

「是……是我的祖父在伽華時記下的。」

遠星沉默了一會兒。

「他去過伽華。」

「是。很久以前,他在托金斯森林裡迷路,走了很久,卻走到了伽華。據他自己說,當時他擅自解開了結界,驚動了伽華的衛兵……」

「……你的祖父是?」

「施泰因·安東萬-歌萊,也算當時這裡最好的教師了,他——」

「你說的是,大魔法師李文斯頓?」

「欸?」

遠星盯著她。

「原來……我先解釋一下。」遠星頓了一下,「大魔法師通常不以真名示人,在極端情況下連家人都無法聯繫這兩個身份。沒想到老頭子是這樣的人……我還參加過他的講座,後來參加了一期他的工作坊……」

「但是你為什麼會……」

「為什麼能知道,是嗎?這就是大魔法師之間的秘密了。我能確定,我沒認錯人。」

「但是即使是這樣,」琉璃有些激動,「祖父他也早已去世,又怎麼可能參加——」

「咳咳,」遠星示意她停下,「你覺得……我多少歲?」

「欸?嗯……二十五?」

「比這多不知道多少呢。這副面相,」遠星搓了搓手指,「並不是我的真實面貌。」

「嗯……但是即使是這樣,我還是『阿琉姐』,你也還是『遠星哥』,對嗎?」

「當然。」

遠星默默的召喚出了一個和桌面上一樣的術式。

「給你上一堂現場分析。」

……

「所以,就只是很基礎的愈傷術?」

「『基礎』——你的意思是全方位的保護,治癒每個部位和每種傷咯?那可真夠基礎的。的確,長得也像非常基礎的愈傷術……」

「是不是伽華種改良的愈傷術?」

「不排除。動用這種力氣改造,我覺得伽華種有這個力氣。」

外面的陽光漸漸暗淡下來。

「好啦……吃飯吧。再偉大的人也不能飯都不吃啊。」

「晚上還有一次集體備課,所以我提前做了自己的便當,」琉璃打開一個簡單的飯盒,「鏘——也還算豐盛吧。」

「啊……女生有的時候在這種方面就是很令人羨慕……我從來沒搞這麼精緻過。」

「嗯?那你一般吃什麼?」她把餐具拿出來。

「嘛……」

遠星拿出一個小杯子。說是「小」,但是實際上比一般的馬克杯大很多。

他打開杯蓋,向裡面倒了些熱水。然後,他從包裡拿出幾盒風乾的蔬菜和一盒粉末,倒到杯子裡面,又把杯蓋蓋上。

琉璃一邊看著,一邊吃著飯糰和沙拉。

「就是這個啦。」

遠星拿出一雙筷子,一夾。

嗯,一大杯麵條。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不過,這樣的風乾和醃製的東西,不算很健康啊。」

「但是不需要花什麼時間準備——雖然這樣也就不能很豐盛了。」

遠星開始吸麵條。他小心翼翼地吸著,隨時注意著有沒有湯撒出去。

「今天特地選了清湯……不然味道到時候備課……就麻煩了。」

……

「遠星老師,歡迎加入我們。」

「謝謝,我才應該謝謝你們讓我結識這群孩子。話說回來吧,你們一般是怎麼集體備課的?」

「那,接下來我們就來集體備課。主要是匯總和統一教學進度,以及……」

……

「那麼這就是本週的進度匯總的大致情況。」

「提個問題。」遠星舉手。

「請講。」

「目前是……低年級教到了G5,中年級教到了G9,高年級教到了G11預備,是嗎?」

「……這些是什麼意思呢?」

啊。

湖遠星意識到他們好像並不知道這些。

「啊……嗯……我解釋一下。畢奇巴勒最近幾個月頒布了一個平均年級制課程標準。除去魔法,G1~G6為基礎課程,對應低年級,包括了經典科學的初步認識,數學的代數基礎和幾何直觀,也就是計算和認識形狀這些,以及基礎與少兒文學的引入。G7~G9是初等課程,對應中年級,包括經典科學的初步應用性結論的學習,文學的初步賞析,以及初步的記敘性文章及夾敘夾議的寫作。G10~G12為通用課程,對應高年級,包括了經典科學的大部分成熟領域的初步至較深入學習,數學的大部分成熟領域的深入學習和綜合,文學的正式賞析與正式的議論文寫作。G13~G16目前是暫定的等級,對應畢奇巴勒大部分學院的四年制學習。這一部分的檔案已經有了較為成熟的草案,基本可以當成最終方案。」

遠星在包裡找出一些檔案。

「但是魔法是的確最近幾年才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教學規範,最近幾週和其他一起發出來了草案,但是可以看得出來,並不是很完備。我也帶來了檔案。魔法與其他學科一樣也分了16個等級,但是不同的是,魔法的基礎必需知識非常的瑣碎,實際難度上來說,比同等級的其他學科高出了1~2個應用等級。這種標準對於畢奇巴勒的那些頂尖學府來說,只要生源選的好,那麼簡直綽綽有餘。但是對於其他學校來說,這種標準是一種非常沉重,甚至完全不合理的要求。」

其他老師傳閱著這些檔案。

「其他的不說了,我說說我校的魔法課教學狀況吧。目前,低年級學了G5及以下的所有實踐課,理論課卻每個等級都有所缺漏。G1完成了九成,G2八成,G3六成,G4和G5合起來大約兩成半。中年級和高年級也差不多,實踐課基本達標,理論課越往上缺的越多。目前的教學進度一邊要補齊之前的課程,一邊要往後上,但是所有的學生,到最後,大部分都要去參加縣城級別的統一學業水平測試。即使我們最終能夠勉強完成所有的魔法課課標——當然,實際是什麼樣我們清楚——最後的結果也肯定是科技類學校占多數。但是,科技類學校現在大多都開辦了魔法結合系,對於魔法成績的要求也在進一步提高。魔法類學校則只能指望學生的悟性很強。如果真的有出不去的……只能說也很正常。」

大家沉默不語。

「我並沒有說我們也得趕超進度……但是這是事實。理論課……即使是我們這裡都是去過畢奇巴勒的老師,我猜也有相當一部分並沒有足夠的信心去把自己所有掌握的東西交給學生。實踐課很多是好事沒錯,我們工匠多,資源也不少,但……」

……

「個人還是希望能夠儘量多的完成理論課的指標的。如果後面教學的時候有什麼問題的話,之後集體備課我可以嘗試幫忙。我在大學裡做過很多講座,但很少帶大課,如果我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也請多多指教。」

「那麼,」琉璃在黑板上開始總結,「我來總結一下。」

……

「琉璃。」

「嗯?」

「果然……我說了那麼多,還是太自大了吧。」

琉璃和遠星走著。她沒有回答。

「之後備課的話,我把理論課的講義和課程材料帶過來。我要來上理論課。」

「哦……嗯。」

遠星也只好沉默不語。

「我走這邊了,拜拜。」

「明天見。」


此殘章與其他殘章目前存在系列關係,而這是初始的殘章。下一章:未名殘章/8

未名殘章/4 - continues


未名殘章/3未名殘章/4 | 未名殘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