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38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37未名殘章/38 | 未名殘章/39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28、下一篇:未名殘章/39

之前提到過湖遠星很久沒有睡過覺。這倒不是什麼天生特質什麼的,不過也有些事出無因——

是這樣的。先前我們提到遠星在考完大魔法師之後去旅行了,然後因回火身負重傷——沒錯這絕不是對某爛尾小説的引用——然後休養了一年。基本上來説,也就是這一年讓他養成了這個習慣。

先説説什麼是回火吧。

廣泛來説,施法失敗導致的能量回流就是回火。這種能量回流會擾亂魔法師的魔法場,又由於生物產生的魔法場和機體的未知代謝機制有關,這就會對機體造成嚴重傷害。

也就是説,一般的施法失敗不一定是回火——比如不小心念錯了某個咒語,可能只是魔法的作用效果發生了改變,但沒有回流。再舉個例子,即使一個殺傷性魔法成功命中了敵人且造成了期望的傷害,但由於過度緊張或其他原因產生了回流,即使很少也是發生了回火。

回火後的恢復處理並不只有躺牀上這麼簡單——除了基礎的肢體物理傷害(遠星的話則包括亡魂本身攻擊造成的燒傷和回火導致的燒傷)的恢復,回火導致的魔法場不穩定也需要逐步的康復訓練。

什麼情況會導致回火呢?首先就是過充能,也就是魔能水平過高。魔法師能承受的魔能交換有限,但部分魔法的施法條件確實會要求較高的能量等級。當然,安全起見,這類魔法會被改造,形成多次充能的基本等效版本——也就是用施法時間換施法安全。但是緊急情況下,放手一搏也在所難免。其次是情緒波動——魔法師的思緒也會影響意識-超現實共振,進而影響魔法場分佈。如果思緒混亂,或者過度恐懼等,則有可能回火。不過對於一部分魔法師來説,常用的魔法已經形成了行為記憶,亦有魔法師對極端情緒進行針對性訓練,過度恐懼也有可能發揮得更好也説不定。還有一些,不過大部分情況是這兩種。

遠星當時的情況則是兩者皆有。事發之後,為了迅速恢復,除了儘快療傷,就是加緊康復訓練——因此他選擇成為實驗對象,實驗科技側有關的新藥物(不使用治療魔法的原因是外部的魔法場會干擾自身魔法場很可能會加重回火導致的魔法能力衰退),並且日夜訓練。當然,在魔法場混亂的時候還要持續施法是相當危險的,因此遠星也配備了一些小型回火防止裝置。

但療養嘛,畢竟還是休息為主,總還是得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嗎?

不能。疼痛在遠星歇下來的時候就會愈發擾人與折磨。越是靜心閉眼,越是浮現出當時命懸一線的恐懼。忘卻與克服它,唯有不斷訓練,即使訓練帶來的也是痛苦。

等到他恢復一定的行動能力的時候,他便嘗試為實驗室打雜。一部分魔法系的學生苦於沒有場地,他便嘗試改造出兩用實驗室。正值Cirrus在各大高校測試,他也參與討論。

必需的訓練量在一天天的減少,他也一天天的康復,但夜間的工作也越來越多。

再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習慣於黑暗中的一縷光明了。維持身體健康的魔法也就順手寫出來了。

某種意義上,這有利於穩定魔能水平——人醒着和人睡着的水平有區別。睡眠時,一些魔法師會出現「走火」(無意識在睡夢中使用魔法),有的時候蠻危險的。但考慮到遠星日常也部署了大量的背景型魔法,所以維持是維持了但是能低多少還是放個問號在這裏。

再加上時間流速計的使用,這種基本等同於透支生命的生活習慣很難不讓人懷疑遠星到底還能活多久。當然,實在不行就在做一個身體——絕對不是另一個對爛尾小説的引用——然後把意識注入進去。當然,這麼多年鮮有人這麼做的原因也是顯而易見的——除了麻煩之外,就是社會身份以及自身意識強度等諸多問題。總之沒有什麼特別好的辦法。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好好睡覺吧。

大概就是這樣。

未名殘章/38 - continues

未名殘章/37未名殘章/38 | 未名殘章/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