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27-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26未名殘章/27- | 未名殘章/28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26、下一篇:未名殘章/28

今天是生日,遠星的生日。

以往來說,他應該總是一個人,對著終端的畫面。當然,他小時候和家人一起過生日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

一種溫馨,和一種孤獨,交織在一起。

他當然記得自己小時候興高采烈地吹蠟燭的樣子,記得自己舔奶油的樣子,也當然……

當然,自從大學後,就家都沒回過幾次了。一切變得很簡單,也很孤獨。回到實驗室就是終端和實驗。但這不是說無聊——實驗總是會有新發現,終端也總是會有新消息。有發現可以發Artipi,總會有那麼幾個人感興趣,然後大家又一起交流。而即使是大魔法師,也總會有自己那麼不懂的魔法領域。

但,果然還是少了些什麼。

他因此開辦了存檔計畫,但是這並沒有填補那個空白。雖然仔細想想他就應該明白,大部分大魔法師會定期去賢者迴廊,而賢者迴廊就是他一直以來需要的那個地方——但是這麼說也不太對,因為即使他去了也不會填補那個空白。怎麼說呢,這是一種自我被動隔離導致的空白——只要他說幾句話,別人就開始他是「麻瓜中的大魔法師」,因此他慢慢的也開始懼怕和其他大魔法師交流。他需要的東西,實際上,只是一個單純的社交網——任何一個普通人都會有的那種。

不過,今年有些不同——他第一次回家了,這麼多年以來。他當然很期待,但也很害怕——如果家裡的人們還是把我當作「那個小技師」呢?在從首都開往燈籠鎮(Lamptown)的火車上,他想了很久。

燈籠鎮位於清泉市(Spring City)的東部。從清泉東站下火車,不用1小時就能到。不過這次回家也沒提前寫信,恐怕家裡也沒人知道吧。他也不清楚家裡有沒有人用過Cirrus。

火車的車廂裡開始賣盒飯。已經中午了。車上的人們拿出自己的飯盒(買盒飯的人不多),開始了愉快的午餐時間。遠星則照例要了熱水,泡了面。

這麼長時間的火車,大部分人會選擇帶上一兩本書,或者睡覺。遠星則沒有多少出遠門的經歷,也沒有隨時隨地睡著的能力,他就把行動終端拿出來。他的行動終端有兩面:一面是一般的畫面,另一面則是電子墨水屏,也就是透過反射展現內容的畫面。這種畫面關閉背光的話,看長文章就很合適了。

在能做完的工作都做完之後,遠星便點開了《古基茲摩語故事集》。

嗯,第一章。他都看過好幾次第一章了,但是總是會從開頭再看起。當然,不是因為看不懂後面的內容,嗯。

……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不知何時已經睡著好一會兒了。夢裡的他……好像和坦派斯特龍一起在天空中翱翔著呢。

「即將到站,清泉東。」

終端彈出一條通知。車上的廣播也開始提醒。

到站,下車。行李確認無誤。

但,怎麼說呢——他想。這裡的變化確實很大,都快認不出來了。原先在這裡叫賣的小販也不見了,樸素的月台也換上了新衣,與當年走的時候相比……

並沒有更多時間供他回味,還得趕路呢。

「……你好。」

「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車站的詢問處很熱心地準備回答遠星的問題。

「……是到燈籠鎮嗎。嗯,有一條客車線,發車時間是……嗯,現在趕到客車站還來得及。來,這是地圖。」

「不用了,謝謝。感謝幫助。」

走到客車站的時間不長,不過還是得快一些。

行動終端透過耳機指路。

不過讓他感到欣喜的是,再也不用全程走回家了。以前那個隱秘而落後(並且很抗拒變化)的小村莊,已經通車了。不知道算不算壞事——至少也算魔法側和科技側融合的進一步發展了?

這一片都是禁傳區。不過坐客車應該算很快的。

路上的景色也大多變得不熟悉了——雖然那些輪廓,地形的,道路的特徵還在。原本荒涼的路上有了些許生氣,一種——被發現了並且被維護的更好了,的那種感覺。

「歡迎來到燈籠鎮」,路旁提示道。

遠星下了車。

嗯,沒錯,還是家鄉的味道,還是家鄉的樣子——但是又不一樣了。電燈,車站,道路,已經和原來的「刻意落後」完全不一樣了。但是自己家在哪裡這種事情肯定是不會忘的對吧,他自己這樣想。

……不過在哪裡來著。

鎮上的店鋪好像還蠻紅火的。嘛,先去那邊看看吧。他想。

皮耶商店的門口有很多小孩。好像在舉辦一手抓糖果的活動。

「讓我也試一下——」遠星上前也抓了一把。右邊的牌子上寫著「統統一塊新月幣」。

「好,收您一塊新月幣。」皮耶叔叔說。

啊。他好像,沒認出來我。遠星想了想,猶豫了一下。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嗯……請問微明-汀克爾家在哪裡?」

「唔,外鄉人嗎。不應該啊,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哈哈。這條路往前,第二個口右拐,在裡面找找就是。」

外鄉人,他想。

「謝謝。」

路上的人不是都認識的——這一群小孩子他大多不太認識。

當然,畢竟這裡是自己的家鄉,稍微走一會兒就差不多回憶起來了——這邊是希瑟家,那邊是詹金斯家,過了路彎便是托福勒一家,和……欸,這誰家來著……

「Lazarus」,門牌上這麼寫。

……沒見過。

不過,相比當年,現在自己家門前的景象可好了不是一星半點——各種方面來說都有了更多的生活氣息。

他當然想很自然的開門,然後打聲招呼就進來——本來也該這樣——可是,就直接敲門進去嗎?嗯——

他不知道該以一個什麼樣的面貌去面對自己已經很多年沒見過的親人。我是說,在外漂泊的他,並不清楚親人怎麼看待自己。

「啪咔」,在遠星還沒想明白的時候,從門內走出來了——

自己的奶奶。

站在輪椅後面的是自己的父母。

仿佛流速計把他帶回到了十幾年前的這個時候,他剛要從這裡走出去。往事又浮現在眼前。

不自覺地,他的鼻頭一酸——但他明白自己已經不是小時候哭哭啼啼的他了。只是——

「……我,我回來了。」

父母愣了一秒。而隨後,他們也自然熱淚盈眶了。

「遠星……傑森……你怎麼才回來……」

遠星一開始也沒覺得會這樣,但是到了相擁的時刻,又聽到這句話,還是沒忍住,落下淚來。

周圍的魔法場變得混亂而無序——遠星原本預設在身體周圍的魔法屏障就是為了應對真名問題而設定的應急防禦術,此刻變得形同虛設。如果他真的放開心思盡情哭嚎的話,大概過一會兒就步伐不穩倒地不起了。

家裡的其他人聞訊趕來,見到這番景象,也不便說什麼,只得慢慢地勸他們進屋。

……

「我還記得咱媽拿到那封信的時候啊,簡直要從椅子裡面蹦起來——『這麼多年了,我家總算又出來個大魔法師嘍!』」

親戚家人們大多把以前那個「技師」和現在這個「大魔法師」去做「對比」——這讓他不是很舒服。不過聽到家裡人當時收到那封信的時候他們興高采烈的樣子,他還是很高興的。

「對了,你現在是做什麼工作啊?」

來了。寒暄完了之後這些話題果然還是沒逃掉。

「嗯——修養之後我就在實驗室裡工作了一段時間。最後當上了實驗室主任。再之後去大學講學了幾年,之後應內部號召就去支教了。」

「實驗室?不是去考大魔法師了怎麼——」「我解釋一下。現在的首都,對魔法的接納程度很高,因此原來科技側的試驗場地也會被用來做魔法側的研究。關注點魔法界的最新動態的大概也了解一些,就是有的結社也陸續建了兩側融合型的新型實驗室,針對這個現象我還發了個文章來著。」

「不過啦,我當年那可是——」大伯又開始講起來了。

「嘛嘛,不過現在遠星每天都在工作和研究吧?鏘!你猜這個是什麼?」

兩個姐姐——準確來說是表堂姐——拿出來了一個……筆記型終端?好像還是最新款的。

「最近這個叫Quarrel的可火了——大家都在用它聊天呢。啊,你應該還不知道——」

您收到了一份好友邀請。

「欸?」

遠星默默從背後拿出了自己的行動終端,畫面上正好就是姐姐的網名。

「原來家裡早就接入Cirrus了啊——我還在想怎麼說呢。這下方便了。那,你同意一下?」

「啊……嗯。」姐姐有些尷尬,但也很欣喜地點了同意。

「順帶一提,」遠星儘可能地忍住內心的自豪和狂草,「我其實也參與開發了Quarrel。」

「欸——」姐姐們一臉茫然而不信的樣子讓遠星快速打開了開發人員名單並翻到了自己的位置。

「喏,我在這。」

「那,那那些網站呢?我也可以開一個嗎?」

「當然可以啦,你要真的想我可以幫你問問。」

「話說回來,」大人們把話茬接過來,「遠星長這麼大了,對象可找了嘛?」

啊。他想。

「怎麼說呢,嗯——還是沒時間去物色啦。而且支教的地方也遠,不太方便……」

……

經過七大姑八大姨們的盤問之後,事情暫且回到遠星不那麼抗拒的地方。

「哦對了,我房間……」

「一直留在那裡呢。」

打開那扇熟悉的門,裡面——還是原來的樣子,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床好像被換掉了就是。

「很難想像,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遠星喃喃自語道。

當然,說到自己的房間,他就不得不檢查一個地方。他走到房間的一角。

根據他自己的記憶,這裡的暗室應該不會有人做手腳。首先是一個小暗室,裡面是一個開關,再結合柜子裡的另一個機關,真正的暗門就會出現。但小暗室是怎麼打開的呢……

模糊的記憶中浮現出一句話。

「I want to tell you… about the Universe.」

暗室的門鬆動了一下,然後隨著他期待的那樣,升了上去。裡面的開關看起來確實沒人動過。

然後就是這把小秘鑰。他拉動一個抽屜,屜中藏有一個孔徑。將鑰匙插入,轉動一圈,很快牆角處的真正暗室就出現了。

暗門後是向下的樓梯,通往小時候自己的實驗室。

嘛,小孩子的把戲罷了,防不住別人的。

但實驗台的樣子有點變化。他記得所有的台子都是連在一起的,但是現在正對著門的位置是一個空位,把一圈台子分割成兩塊……

哦。他想起來了。之前這裡本來也是空位,但是放了一個柜子。後來走的時候他自己移走了這個柜子,自言自語了一句「這個位子就為之後預備吧」。

看來是為現在準備的。他把現在實驗室的門展開,放在了空位的位置。

是啊,小時候畢竟已經過去了——但好奇心永不過時。

自己小時候構築的暗門,長大以後有了進化形。很多原本以為不可能的東西也慢慢變成現實。有生之年,自己卻真的在見證這個世界變革的過程。

心中的孤獨與擔心慢慢消解,小時候的歸屬感慢慢浮上心頭。

在整理完自己的房間之後,他決定去拜訪一下路上還沒見到過那戶人家。

到底變成什麼樣了呢,燈籠鎮。他想。

未名殘章/27- - continues

未名殘章/26未名殘章/27- | 未名殘章/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