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7-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26未名残章/27- | 未名残章/28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26、下一篇:未名残章/28

今天是生日,远星的生日。

以往来说,他应该总是一个人,对着终端的屏幕。当然,他小时候和家人一起过生日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一种温馨,和一种孤独,交织在一起。

他当然记得自己小时候兴高采烈地吹蜡烛的样子,记得自己舔奶油的样子,也当然……

当然,自从大学后,就家都没回过几次了。一切变得很简单,也很孤独。回到实验室就是终端和实验。但这不是说无聊——实验总是会有新发现,终端也总是会有新消息。有发现可以发Artipi,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感兴趣,然后大家又一起交流。而即使是大魔法师,也总会有自己那么不懂的魔法领域。

但,果然还是少了些什么。

他因此开办了存档计划,但是这并没有填补那个空白。虽然仔细想想他就应该明白,大部分大魔法师会定期去贤者回廊,而贤者回廊就是他一直以来需要的那个地方——但是这么说也不太对,因为即使他去了也不会填补那个空白。怎么说呢,这是一种自我被动隔离导致的空白——只要他说几句话,别人就开始他是“麻瓜中的大魔法师”,因此他慢慢的也开始惧怕和其他大魔法师交流。他需要的东西,实际上,只是一个单纯的社交网——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会有的那种。

不过,今年有些不同——他第一次回家了,这么多年以来。他当然很期待,但也很害怕——如果家里的人们还是把我当作“那个小技师”呢?在从首都开往灯笼镇(Lamptown)的火车上,他想了很久。

灯笼镇位于清泉市(Spring City)的东部。从清泉东站下火车,不用1小时就能到。不过这次回家也没提前写信,恐怕家里也没人知道吧。他也不清楚家里有没有人用过Cirrus。

火车的车厢里开始卖盒饭。已经中午了。车上的人们拿出自己的饭盒(买盒饭的人不多),开始了愉快的午餐时间。远星则照例要了热水,泡了面。

这么长时间的火车,大部分人会选择带上一两本书,或者睡觉。远星则没有多少出远门的经历,也没有随时随地睡着的能力,他就把行动终端拿出来。他的行动终端有两面:一面是一般的屏幕,另一面则是电子墨水屏,也就是通过反射展现内容的屏幕。这种屏幕关闭背光的话,看长文章就很合适了。

在能做完的工作都做完之后,远星便点开了《古基兹摩语故事集》。

嗯,第一章。他都看过好几次第一章了,但是总是会从开头再看起。当然,不是因为看不懂后面的内容,嗯。

……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睡着好一会儿了。梦里的他……好像和坦派斯特龙一起在天空中翱翔着呢。

“即将到站,清泉东。”

终端弹出一条通知。车上的广播也开始提醒。

到站,下车。行李确认无误。

但,怎么说呢——他想。这里的变化确实很大,都快认不出来了。原先在这里叫卖的小贩也不见了,朴素的月台也换上了新衣,与当年走的时候相比……

并没有更多时间供他回味,还得赶路呢。

“……你好。”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车站的询问处很热心地准备回答远星的问题。

“……是到灯笼镇吗。嗯,有一条客车线,发车时间是……嗯,现在赶到客车站还来得及。来,这是地图。”

“不用了,谢谢。感谢帮助。”

走到客车站的时间不长,不过还是得快一些。

行动终端通过耳机指路。

不过让他感到欣喜的是,再也不用全程走回家了。以前那个隐秘而落后(并且很抗拒变化)的小村庄,已经通车了。不知道算不算坏事——至少也算魔法侧和科技侧融合的进一步发展了?

这一片都是禁传区。不过坐客车应该算很快的。

路上的景色也大多变得不熟悉了——虽然那些轮廓,地形的,道路的特征还在。原本荒凉的路上有了些许生气,一种——被发现了并且被维护的更好了,的那种感觉。

“欢迎来到灯笼镇”,路旁提示道。

远星下了车。

嗯,没错,还是家乡的味道,还是家乡的样子——但是又不一样了。电灯,车站,道路,已经和原来的“刻意落后”完全不一样了。但是自己家在哪里这种事情肯定是不会忘的对吧,他自己这样想。

……不过在哪里来着。

镇上的店铺好像还蛮红火的。嘛,先去那边看看吧。他想。

皮埃尔商店的门口有很多小孩。好像在举办一手抓糖果的活动。

“让我也试一下——”远星上前也抓了一把。右边的牌子上写着“统统一块新月币”。

“好,收您一块新月币。”皮埃尔叔叔说。

啊。他好像,没认出来我。远星想了想,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嗯……请问微明-汀克尔家在哪里?”

“唔,外乡人吗。不应该啊,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哈哈。这条路往前,第二个口右拐,在里面找找就是。”

外乡人,他想。

“谢谢。”

路上的人不是都认识的——这一群小孩子他大多不太认识。

当然,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家乡,稍微走一会儿就差不多回忆起来了——这边是希瑟家,那边是詹金斯家,过了路弯便是托福勒一家,和……欸,这谁家来着……

“Lazarus”,门牌上这么写。

……没见过。

不过,相比当年,现在自己家门前的景象可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各种方面来说都有了更多的生活气息。

他当然想很自然的开门,然后打声招呼就进来——本来也该这样——可是,就直接敲门进去吗?嗯——

他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去面对自己已经很多年没见过的亲人。我是说,在外漂泊的他,并不清楚亲人怎么看待自己。

“啪咔”,在远星还没想明白的时候,从门内走出来了——

自己的奶奶。

站在轮椅后面的是自己的父母。

仿佛流速计把他带回到了十几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刚要从这里走出去。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不自觉地,他的鼻头一酸——但他明白自己已经不是小时候哭哭啼啼的他了。只是——

“……我,我回来了。”

父母愣了一秒。而随后,他们也自然热泪盈眶了。

“远星……杰森……你怎么才回来……”

远星一开始也没觉得会这样,但是到了相拥的时刻,又听到这句话,还是没忍住,落下泪来。

周围的魔法场变得混乱而无序——远星原本预设在身体周围的魔法屏障就是为了应对真名问题而设置的应急防御术,此刻变得形同虚设。如果他真的放开心思尽情哭嚎的话,大概过一会儿就步伐不稳倒地不起了。

家里的其他人闻讯赶来,见到这番景象,也不便说什么,只得慢慢地劝他们进屋。

……

“我还记得咱妈拿到那封信的时候啊,简直要从椅子里面蹦起来——‘这么多年了,我家总算又出来个大魔法师喽!’”

亲戚家人们大多把以前那个“技师”和现在这个“大魔法师”去做“对比”——这让他不是很舒服。不过听到家里人当时收到那封信的时候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他还是很高兴的。

“对了,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啊?”

来了。寒暄完了之后这些话题果然还是没逃掉。

“嗯——修养之后我就在实验室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最后当上了实验室主任。再之后去大学讲学了几年,之后应内部号召就去支教了。”

“实验室?不是去考大魔法师了怎么——”“我解释一下。现在的首都,对魔法的接纳程度很高,因此原来科技侧的试验场地也会被用来做魔法侧的研究。关注点魔法界的最新动态的大概也了解一些,就是有的结社也陆续建了两侧融合型的新型实验室,针对这个现象我还发了个文章来着。”

“不过啦,我当年那可是——”大伯又开始讲起来了。

“嘛嘛,不过现在远星每天都在工作和研究吧?锵!你猜这个是什么?”

两个姐姐——准确来说是表堂姐——拿出来了一个……笔记型终端?好像还是最新款的。

“最近这个叫Quarrel的可火了——大家都在用它聊天呢。啊,你应该还不知道——”

您收到了一份好友邀请。

“欸?”

远星默默从背后拿出了自己的行动终端,屏幕上正好就是姐姐的网名。

“原来家里早就接入Cirrus了啊——我还在想怎么说呢。这下方便了。那,你同意一下?”

“啊……嗯。”姐姐有些尴尬,但也很欣喜地点了同意。

“顺带一提,”远星尽可能地忍住内心的自豪和狂草,“我其实也参与开发了Quarrel。”

“欸——”姐姐们一脸茫然而不信的样子让远星快速打开了开发人员名单并翻到了自己的位置。

“喏,我在这。”

“那,那那些网站呢?我也可以开一个吗?”

“当然可以啦,你要真的想我可以帮你问问。”

“话说回来,”大人们把话茬接过来,“远星长这么大了,对象可找了嘛?”

啊。他想。

“怎么说呢,嗯——还是没时间去物色啦。而且支教的地方也远,不太方便……”

……

经过七大姑八大姨们的盘问之后,事情暂且回到远星不那么抗拒的地方。

“哦对了,我房间……”

“一直留在那里呢。”

打开那扇熟悉的门,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床好像被换掉了就是。

“很难想象,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远星喃喃自语道。

当然,说到自己的房间,他就不得不检查一个地方。他走到房间的一角。

根据他自己的记忆,这里的暗室应该不会有人做手脚。首先是一个小暗室,里面是一个开关,再结合柜子里的另一个机关,真正的暗门就会出现。但小暗室是怎么打开的呢……

模糊的记忆中浮现出一句话。

「I want to tell you… about the Universe.」

暗室的门松动了一下,然后随着他期待的那样,升了上去。里面的开关看起来确实没人动过。

然后就是这把小秘钥。他拉动一个抽屉,屉中藏有一个孔径。将钥匙插入,转动一圈,很快墙角处的真正暗室就出现了。

暗门后是向下的楼梯,通往小时候自己的实验室。

嘛,小孩子的把戏罢了,防不住别人的。

但实验台的样子有点变化。他记得所有的台子都是连在一起的,但是现在正对着门的位置是一个空位,把一圈台子分割成两块……

哦。他想起来了。之前这里本来也是空位,但是放了一个柜子。后来走的时候他自己移走了这个柜子,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个位子就为之后预备吧”。

看来是为现在准备的。他把现在实验室的门展开,放在了空位的位置。

是啊,小时候毕竟已经过去了——但好奇心永不过时。

自己小时候构筑的暗门,长大以后有了进化形。很多原本以为不可能的东西也慢慢变成现实。有生之年,自己却真的在见证这个世界变革的过程。

心中的孤独与担心慢慢消解,小时候的归属感慢慢浮上心头。

在整理完自己的房间之后,他决定去拜访一下路上还没见到过那户人家。

到底变成什么样了呢,灯笼镇。他想。

未名残章/27-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6未名残章/27- | 未名残章/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