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6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25未名残章/26 | 未名残章/27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25、下一篇:未名残章/27

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声铃响起。

整理完书包,整理完考场,回到班级布置完任务后,便是学生们期待已久的寒假了。

老师们还在做学期末的报告。待埃蒙老师报告完之后,本学期的最后一次会议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在最后的最后……嗯,在我们结束这场会议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

大家因为会议终于要结束了的心又放缓了下来。

“……接下来这一个月,大家有什么打算吗。”

约瑟夫的这个问题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学校的正式会议上——但不如说,对于一个小学校来说,老师之间的关系都很融洽,这更是一件好事。

“拜伦历区的几位都回家去过年吧?”阿什利老师说。

远星、阿什利和约瑟夫表示的确如此。

“那琉璃呢?我记得你去年去拉森维尔的时候还带了点土特产。”

“嗯……今年的计划今晚再说,晚上做完计划就出发。”

埃蒙老师和往年一样。阿梅丽娅则表示今年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

远星示意说话。

“今年……其实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回家过年。”

“以往是在实验室里?”琉璃问。

“是啊,在外都这么多年了,再不回去,可能……就,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

“啊抱歉,我的意思是……嗯……”

……

“嗯,那好。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今年大家辛苦了,散会!”

远星收拾了一下,刚准备回去,回头却发现琉璃,好像在等着什么。

办公室里的老师忙着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一一道别。但琉璃只是呆在那里。

“怎么了吗?”远星问。

“啊?……嗯,没事。”

“到底怎么了?”远星尝试着继续问道。

“……也没什么。”

“……是和利文斯通先生有关吗。”

……

琉璃想说什么,但是却又停住。她很想走出这里,但是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他退休时,最后一次开会,也在这间办公室。”

……

已经快要到傍晚了。下午的阳光不再那么强烈,投射在窗边的储物柜顶面,闪出一道金色。

“你,想成为大魔法师吗。”

琉璃有些茫然:“欸,为什么这么问……”

“有些事情……我应该说,很多事情,只有成为大魔法师才能知道,才能告诉你。”远星走近一步,看着她。

“……嗯,我想你是说关于祖父的事情,对吗?”

“没错……但是再多的就不能说了。”

“是说祖父的那次——”“不止,但,请暂时不要再问了。”

远星后退到原来的位置,转过身,停了下来。

半晌。

“但是,利文斯通先生还在某个地方好好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琉璃有些茫然。她一下子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说什么,祖父还活着?还是……

“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远星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奇怪的肯定——不能说谎言,但是,至少,给人的感觉,很奇怪。真诚而又诡异。

“……琉璃,加油。我等着你。”

远星说完这句话,只听到琉璃简单地应了一句。

“某个地方”——

琉璃想。

会是哪里?梦乡?某个不可标定的地点?还是……

“……我先走了,再见。”

脚步声逐渐淡出。

琉璃过了一会儿,突然缓过神来。

“等着你”。琉璃忽然意识到远星刚刚说的最后一句话。在哪里等我?校门?旅行途中?还是哪里?

琉璃的思绪向前奔腾。但最终,她不得不想到,他的意思是……

让她,也加入大魔法师。

但这可能吗?还有四个月,就算赶上了今年的这次,能过吗?

被这些事情弄得有些糊涂的她,选择先放下这一切,回家先思考这个月去哪里。

……

远星回到居所,把实验室的门折叠起来。确认完东西带全了以后,他便锁上门,走出了居所。

小车只够村际之间走走,因此他并不能驱车前往最近的火车站。

说是最近,但是这可比“卡里特村附近”远多了,至少得有个十几公里。

行动终端上显示最近的火车站……英菲尼平原站。想赶上的话……

「Levitatio」——

虽然途中经过的大部分区域没有标注禁飞,但是到小城市级别的附近肯定就开始禁飞了。当然,禁传区更严格,到处都是。这样,使用漂浮术,只要漂浮高度不高,配合一些推进的法术,速度还是比一般的在陆地上用加速术快上不少。再者,魔能比体能多的人,肯定先消耗魔能好一些。

……

傍晚的风吹拂着他。

虽然比较憋屈,在一个低空都算不上的地方“飞”着,但是飞行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和用扫帚飞不同,整个身体都很轻盈的感觉真的很特别,比单纯地在空中俯瞰要享受得多。

英菲尼平原站在狐陵市的外围——毕竟狐陵市主体已经是丘陵了。勉强走进火车站买票,差不多赶上去首都的火车。

于是,在车上座位中的远星,就这样久违地,睡了一觉。

睡着了。睡得很沉。

……

晚上。

睡了4个小时的他终于醒来,先是看一眼行动终端。

列车上的灯调的暗了一些。已经过去了3站。

车上的人不算多。对于远星这样的人来说,反而会比较舒服。大部分都已经睡着了,还剩下几位看着书,或是望向窗外。

繁星点点。周围没有什么灯火。

他拿起电子笔,开始在终端上写之前没完成的报告。

……

行动终端上的通知一一划过。大部分来自电子信使——装在门前,负责收信的机器,把信件的内容扫描出来后传到装置上。

大学里面那几位联名写了一封信,问了问身体咋样。Cirrus组发了好几封工作报告。贤者回廊也发了一封,但是没扫出来内容。

漫漫长夜。比起划完通知列表长多了。

……

他望着窗外的天空。黑暗中慢慢浮现出微光。

下一站就是毕奇巴勒了。

全车里没有灯光。大家都安静地睡着。只有远星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

……

一早到站,下车。出站,飞奔回家。

处理完挤压很久的信件之后,有一些信件还得到邮局亲自去寄走。

但回到首都的家并不是旅途的终点。打点完行囊,寄完信之后,就得转到东边的火车站回“老家”。亲人们还在那里。

回想起来,这几年只是寄了几封报平安的信过去而已。不知为何,他并不会那么想念那里——但是,却又有那么几个事物好像割舍不下。也许和小时候大家的“期许”有关,但作为大魔法师,他们理应不该再有那么多偏见就是,但……

他只能说服自己,去见一次。

……

候车室。

琉璃正在等火车。手上攥着反复修改的计划。

……

莉兹坐在家里的书桌旁。她拿起纸笔,尝试把课上的那个魔素画下来。

里奇和其他人在一起玩完型故事会(Madlibs)。

拉叶提和家人们在一起祷告。

……

火车开动着。

未名残章/26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5未名残章/26 | 未名残章/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