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26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25未名殘章/26 | 未名殘章/27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25、下一篇:未名殘章/27

期末考試的最後一聲鈴響起。

整理完書包,整理完考場,回到班級佈置完任務後,便是學生們期待已久的寒假了。

老師們還在做學期末的報告。待埃蒙老師報告完之後,本學期的最後一次會議也就差不多結束了。

「在最後的最後……嗯,在我們結束這場會議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

大家因為會議終於要結束了的心又放緩了下來。

「……接下來這一個月,大家有什麼打算嗎。」

約瑟夫的這個問題似乎並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學校的正式會議上——但不如說,對於一個小學校來說,老師之間的關係都很融洽,這更是一件好事。

「拜倫曆區的幾位都回家去過年吧?」艾希莉老師說。

遠星、艾希莉和約瑟夫表示的確如此。

「那琉璃呢?我記得你去年去拉森維爾的時候還帶了點土特產。」

「嗯……今年的計劃今晚再說,晚上做完計劃就出發。」

埃蒙老師和往年一樣。亞梅麗婭則表示今年沒有什麼特別的打算。

遠星示意說話。

「今年……其實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回家過年。」

「以往是在實驗室裡?」琉璃問。

「是啊,在外都這麼多年了,再不回去,可能……就,嗯,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

「啊抱歉,我的意思是……嗯……」

……

「嗯,那好。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今年大家辛苦了,散會!」

遠星收拾了一下,剛準備回去,回頭卻發現琉璃,好像在等着什麼。

辦公室裡的老師忙着整理自己的東西,然後一一道別。但琉璃只是呆在那裏。

「怎麼了嗎?」遠星問。

「啊?……嗯,沒事。」

「到底怎麼了?」遠星嘗試着繼續問道。

「……也沒什麼。」

「……是和李文斯頓先生有關嗎。」

……

琉璃想說什麼,但是卻又停住。她很想走出這裏,但是轉身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他退休時,最後一次開會,也在這間辦公室。」

……

已經快要到傍晚了。下午的陽光不再那麼強烈,投射在窗邊的儲物櫃頂面,閃出一道金色。

「你,想成為大魔法師嗎。」

琉璃有些茫然:「欸,為什麼這麼問……」

「有些事情……我應該說,很多事情,只有成為大魔法師才能知道,才能告訴你。」遠星走近一步,看着她。

「……嗯,我想你是說關於祖父的事情,對嗎?」

「沒錯……但是再多的就不能說了。」

「是說祖父的那次——」「不止,但,請暫時不要再問了。」

遠星後退到原來的位置,轉過身,停了下來。

半晌。

「但是,李文斯頓先生還在某個地方好好的過着自己的生活。」

琉璃有些茫然。她一下子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這是說什麼,祖父還活着?還是……

「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遠星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奇怪的肯定——不能說謊言,但是,至少,給人的感覺,很奇怪。真誠而又詭異。

「……琉璃,加油。我等着你。」

遠星說完這句話,只聽到琉璃簡單地應了一句。

「某個地方」——

琉璃想。

會是哪裏?夢鄉?某個不可標定的地點?還是……

「……我先走了,再見。」

腳步聲逐漸淡出。

琉璃過了一會兒,突然緩過神來。

「等着你」。琉璃忽然意識到遠星剛剛說的最後一句話。在哪裏等我?校門?旅行途中?還是哪裏?

琉璃的思緒向前奔騰。但最終,她不得不想到,他的意思是……

讓她,也加入大魔法師。

但這可能嗎?還有四個月,就算趕上了今年的這次,能過嗎?

被這些事情弄得有些糊塗的她,選擇先放下這一切,回家先思考這個月去哪裏。

……

遠星回到居所,把實驗室的門摺疊起來。確認完東西帶全了以後,他便鎖上門,走出了居所。

小車只夠村際之間走走,因此他並不能驅車前往最近的火車站。

說是最近,但是這可比「加里特村附近」遠多了,至少得有個十幾公里。

行動終端上顯示最近的火車站……英菲尼平原站。想趕上的話……

「Levitatio」——

雖然途中經過的大部分區域沒有標註禁飛,但是到小城市級別的附近肯定就開始禁飛了。當然,禁傳區更嚴格,到處都是。這樣,使用漂浮術,只要漂浮高度不高,配合一些推進的法術,速度還是比一般的在陸地上用加速術快上不少。再者,魔能比體能多的人,肯定先消耗魔能好一些。

……

傍晚的風吹拂着他。

雖然比較憋屈,在一個低空都算不上的地方「飛」着,但是飛行的感覺還是很舒服的——和用掃帚飛不同,整個身體都很輕盈的感覺真的很特別,比單純地在空中俯瞰要享受得多。

英菲尼平原站在狐陵市的外圍——畢竟狐陵市主體已經是丘陵了。勉強走進火車站買票,差不多趕上去首都的火車。

於是,在車上座位中的遠星,就這樣久違地,睡了一覺。

睡着了。睡得很沉。

……

晚上。

睡了4個小時的他終於醒來,先是看一眼行動終端。

列車上的燈調的暗了一些。已經過去了3站。

車上的人不算多。對於遠星這樣的人來說,反而會比較舒服。大部分都已經睡着了,還剩下幾位看着書,或是望向窗外。

繁星點點。周圍沒有什麼燈火。

他拿起電子筆,開始在終端上寫之前沒完成的報告。

……

行動終端上的通知一一划過。大部分來自電子信使——裝在門前,負責收信的機器,把信件的內容掃描出來後傳到裝置上。

大學裏面那幾位聯名寫了一封信,問了問身體咋樣。Cirrus組發了好幾封工作報告。賢者迴廊也發了一封,但是沒掃出來內容。

漫漫長夜。比起劃完通知列表長多了。

……

他望着窗外的天空。黑暗中慢慢浮現出微光。

下一站就是畢奇巴勒了。

全車裏沒有燈光。大家都安靜地睡着。只有遠星在自己的座位上發呆。

……

一早到站,下車。出站,飛奔回家。

處理完擠壓很久的信件之後,有一些信件還得到郵局親自去寄走。

但回到首都的家並不是旅途的終點。打點完行囊,寄完信之後,就得轉到東邊的火車站回「老家」。親人們還在那裏。

回想起來,這幾年只是寄了幾封報平安的信過去而已。不知為何,他並不會那麼想念那裏——但是,卻又有那麼幾個事物好像割捨不下。也許和小時候大家的「期許」有關,但作為大魔法師,他們理應不該再有那麼多偏見就是,但……

他只能說服自己,去見一次。

……

候車室。

琉璃正在等火車。手上攥着反覆修改的計畫。

……

列斯坐在家裏的書桌旁。她拿起紙筆,嘗試把課上的那個魔素畫下來。

域馳和其他人在一起玩完型故事會(Madlibs)。

拉葉提和家人們在一起禱告。

……

火車開動着。

未名殘章/26 - continues

未名殘章/25未名殘章/26 | 未名殘章/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