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25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24未名殘章/25 | 未名殘章/26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24、下一篇:未名殘章/26

獸人,同時具有動物特徵和人類特徵的生物(狼人等也指同時擁有,而不是有時是狼有時是人,這些有時效的可以稱為「精」),在物理機能上比一般的人類強悍不少,但總體上卻因為遲遲未能完成知識體系架構的搭建,而在與人類的競爭中失利。在目前的社會背景下,獸人和人類通常擁有同等的權利保證,也包括魔法師的職稱評定。

但儘管如此,人類與各獸人種之間的領地基本互不重疊,自然而然人類社會也沒有多少位子留給獸人。因此,長期以來,獸人能夠獲得人類教育和知識的比較少,且這個情況帶來的遺留問題不算小。但傳統意義上,獸人依然稱人類知識遷移到獸人社會裡的現象叫「文明衝擊」。

通常,擁有不同特徵的獸人並不居住在一起。但在文明衝擊的影響下,一些物種(以下也會直接用動物物種指代獸人,但需要注意這種表述不代表獸人屬於這種物種)也開始聚居在一起,比如雪豹可能和狼人,大貓(擁有老虎特徵的獸人),熊居住在一起。文明衝擊的影響也包括一部分獸人被迫融入人類社會,同時這種融入也讓人類社會開始逐漸接納一些獸人。人類社會也會出現一些特別喜歡獸人的群體,稱為獸人迷。也許有一部分只是喜歡皮囊,但是大部分人是完全地接納獸人的。

但是就算魔法特質再強,也不可能直接透過那麼嚴格的大魔法師評定啊——人類魔法師想。除了極少數(目前在冊的只有1例,並且沒有其他來源佐證)獸人的特質不僅「特」而且「全」(技能點的賊高還賊全,這麼理解)得過於豐富以外,大部分依然需要藉助後天努力習得更多的技能。

順帶一提,獸人的生理特性也是值得說道的一點。雖然和人們的認知一樣,獸人的生殖欲望確實比一般人類來的猛烈,但是這也不意味著說能比人類強到多麼不可思議翻天倒地的地步。但是可以確認的是,一部分獸人的特徵會較多地體現動物那一方面的特徵。除了外貌以外,一部分種類的獸人也有固定的發情期,甚至在特定的情況下還會保留無意識的捕食反應。

從小,獸人們就會被期待展現出自己的魔法特質——也就是說,在不自主的情況下釋放魔能,即無意識地使用魔法。大部分有突出魔法特質的獸人會在3個月到1歲左右展現,而通常情況下都會在3個月到2歲(絕大部分都在3歲以前)展現。4歲左右的時候有魔法特質的獸人已經可以自主掌控魔法了,基本就不再存在這種現象了。換言之,4歲以後還沒有展現過多能力的,99%不會再走上魔法側道路,其餘1%可能在進行額外的檢測後確認有魔法特質並走上魔法側道路。這1%有可能是假啞炮(即魔法能力不強),或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可以自主控制魔法(即過早學會自我控制),或者是絕世無雙的大魔法師,因為從出生開始就什麼都會了,當然也會隱蔽自己的任何氣息(可能性十分微弱,在冊的1例和上方的1例相同),或者現象不是很容易察覺而被遺漏了(即漏網之魚)。

在這些獸人中真正走上魔法側道路的依然會面臨一個抉擇:選擇獸人所開辦的魔法學校,或者選擇尋找人類魔法師教授他們。與人類學校不同的是,獸人魔法師由於獸人的特性(特質強但特質面窄),一般也只會教授出精通某一方面的魔法師。而如果嘗試尋找能接納獸人的魔法師的話,因為人類側會嘗試教授更廣泛的魔法知識(特質面全但強度屬於漸強式),因此大魔法師比較多,但就只是尋找這件事都很困難。

學成後,魔法側都會有相應的需求,不用擔心不同來源的獸人魔法師的就業問題。實在不行還可以接散活。

斯諾就是一隻這樣的獸人,他是雪豹,在2個月大的時候就展現了自己非接觸浮空移動物體的能力。大家發現這一點之後,便把他和其他的同期(同期都3個月大)放在一起進行魔法啟蒙。獸人側的魔法啟蒙更原始一些,和某些人類側的幼兒園不一樣,教授性質的東西很少,基本都只是引入興趣。興趣引入後可以開始簡單的教授,但是通常這時4歲禮已經快來了——也就是說,獸人這個時候要正式抉擇自己走上什麼道路了。對於斯諾來說,他從4歲禮開始就要正式踏上魔法側道路了。4歲禮之後的第1天,獸人們就會被告知魔法側的另一個抉擇。當然,對於大部分4歲的小孩來說,聽得懂這些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通常應該是完全聽不懂什麼劣勢優點的。反而,他們會對一些關鍵詞感興趣,比如:

「什麼是大魔法師?」斯諾問。

在場的有些驚訝。

「嗯……大魔法師,就是大家公認的最厲害的魔法師。」

最厲害。

誠然,當時的他並不明白這個最厲害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但是這個詞確實決定了他的一生——踏出這一步後永不言棄的勇氣,遠比這一時的無知要重要得多。

不過,找的過程還是相當困難的。無論如何,本來就是少數,還要競爭更少數的選擇,肯定是十分激烈的。最後他很幸運地被艾索老師(前面考遠星古基茲摩語的那位)所選中,進入了人稱「貓社」的普西社。艾索本人很喜歡貓,甚至可以說整個貓科動物——當然,在表面上裝作完全不在乎。他的各種細節都藏不住這個事實,甚至例子多到沒法選個落腳點。

但貓社並不是學校。貓社是一個相當正式的魔法師組織,一部分人想進都進不去的那種。因此,後來雪沖——就是斯諾,我們後面再解釋這個名字——也會想,也許艾索只是饞他尾巴才讓他進來當見習的。但誰知道呢,他轉念一想。

斯諾的情況比遠星那個時候要輕鬆不少——反正沒有兩方面要應付,只要不是斯諾因為隨便跑到大街上被一般路過的人類所認出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不如說,貓社附近的人都已經習慣斯諾了——大部分還都很喜歡他。也就是說,艾索只需要再輔以一點點人類社會常識的講解就基本上沒問題了。說是學習,但是實際上的斯諾在當時就是艾索的助理——幫他準備器材,熬製魔藥等等,所以實際教授的時間不長。可以說,獸人魔法的教育形式很靈活,只要獸人自己能接受就行。

「雪沖」這個名字是其魔法特質和原名的轉寫。還記得移動物體的事情吧?這其實恰恰印證了他的魔法特質,也就是轉移運動相關的物理量。最早的記載將這一類歸為「加速」這一門類,所以現在雪沖這個名字就是當時取的。其他大魔法師化名的規律也很明顯,比如根據真名(Aisel算是Eiselle的改寫),魔法特質(比如和Dash合起來叫雪沖),轉譯,加工,小名,一些毫無相關的名字等(比如李文斯頓的Livingstone改自姓氏Stein)。當然,也可以複合使用(比如遠星的通行名是Lakei,是Lakeus的「複數」,而Lakeus又來自Lake和姓氏的Dimming-twinkle)。

雪沖的身體素質也堅硬過人,配合自身特質去當近戰都很合適。

後來雪沖考了5次職稱,前兩次全部栽在人類常識題上。也許這是因為艾索明白獸人的不同所以才沒有過早地提升廣度,但這也造成了一定後期曲線的不合理陡峭。

職稱判定也存在要避嫌,所以如果當年有人有弟子出席,要嘛本人不去參加命題,要嘛在隨機的時候讓考生自己得被分到非熟人那一組去。

後來雪沖成為大魔法師之後依然留在了貓社,但是已經不再擔任固定職務了,而是回鄉接活,研究,講學——獸人大魔法師不常有,所以還是很吃香的。

只是說到這裡都有很多可以寫的樣子,是嗎。那,我慢慢講吧……

未名殘章/25 - continues

未名殘章/24未名殘章/25 | 未名殘章/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