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23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22未名殘章/23 | 未名殘章/24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22、下一篇:未名殘章/24

「請問李文斯頓先生還在嗎?」

「……如果是關於李文斯頓先生的物品,記錄,和遺存下來特地囑咐留給這邊的東西,請見這個房間號碼對應的房間呢。」

「我的意思是說……和他說話。嗯。」

「好的,這邊幫您查一下。」前台開始從一大堆記錄冊中查閱他相關的記錄。

「……近幾年沒有人聯繫過他。應該是在的。」

「好的感謝。」

他按照號碼,找到了對應的暗門。

按照規律來說,只要找的人不多,成功的概率就很大……

李文斯頓先生。探險家。大魔法師。被認定為石系魔法師中幾百年以來成就最高的。

他拿出特別憑證,在暗門背後的房間中又開了一個暗門。

沒錯,手稿……都在裡面。

如果他猜得沒錯,那麼這堆手稿裡面……

……

一定有他自己的魔素。嗯。

他在運用感應類法術,將手稿上殘存的魔法氣息記錄下來的時候,發現並沒有找到自己所要的結果。通常來說,高級魔法師使用的墨水當中都會在製造過程中使用一些魔法相關的成分——本意當然是讓書寫體驗更順滑——並且不會除去這些魔法物質。因此,那些能量洞察力很強的人,只需要細心一點,把這些字跡的輪廓記錄下來簡直是易如反掌。

不過,如果沒有科技的加持……雖然能記錄下來,但是也只是「把當時的那種強弱的感覺」留下來,並不能很方便的用來查找,或者索引。

但是即使這麼做了,也沒有。

雖然理論上那些從來不注意墨水問題的人也不會泄露多少別人從來不知道的消息,但是……真的,除了早已公開的手稿外,什麼都找不到。

而且這些手稿早就收錄過了,再掃描一遍……卻也沒有報告什麼問題。

……

不。不對。

他突然注意到,掃出來的輪廓中,有一些輪廓放到平面上後,中間會有一大片空白。

反查出對應的紙張……還要再花一些時間。

他先找出了一張,果然,上面有掃描版裡面沒有的內容。

尤其是各種關鍵的法陣——他們甚至沒有用普通墨水,反而用了特殊的隱蔽氣息的墨水。

這樣就不算太難辦了——只需要把空白找出來,再花點時間反查就是了。

……

沒錯,這麼多的量,應該沒有人能比我更快地解決完——

遠星翻閱完所有空缺的資料後,鬆了一口氣。

沒錯,分析出了一個未知的魔素。那些文字和法陣——雖然精心設計讓這些內容在表面上與其他文章完全融合,但是只需要一點排列組合,這些四散開來的資訊,就會又飛到一起來——

這個魔素叫,Lithanimum,靈石的魔素。

沒錯,和他推測的一致,這種魔素完全複合他要的東西——一個穩定而又強大的能量來源。也就是,腳下的地。

李文斯頓先生做的這點「小伎倆」——姑且是這麼認為——其實設計的足以勸退其他任何人,並且做的很隱蔽……但是,對於他來說,這些保護,也只是略微廢一點時間罷了。

畢竟,如果是他希望別人發現呢?

先停下這些無謂的猜測,他又打開了另一個暗門。

裡面是一塊看起來,很普通的石頭。

……就是這個小東西了。

逝世的大魔法師與一般的人死去有所不同——對於大魔法師而言,一旦加入了他們自己的組織,賢者迴廊,就意味著所有的大魔法師,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是一心的。這要藉助於最初4位魔法師的貢獻——共享意識體。通常,人死是不復生的。魔法側也觀測到了世界存在一個實體意識在死亡時的回收轉化過程,可以說,有一部分特質會被保留下來,出現在某個人身上,但其餘的部分就完全幻滅了。因此,死去就是兩個人。但大魔法師在正式授予職稱的時候,都是要舉行儀式的,而這個儀式,恰恰就包含了把新的大魔法師的意識連接到賢者迴廊所共有的意識體上。這樣,總會存在一批人生活在現世,保持賢者迴廊意識體的現實存在性,同時已經離開現世的人,意識在死亡時會優先從實體的肉身中全部轉移到賢者迴廊內,便可以讓大魔法師不經過這個回收轉化過程,而是可以一直處在原來思維連接到賢者迴廊的位置。

簡單來說,所有的大魔法師之間可以隨時隨地交流。

但是,如果是已故的大魔法師,這些人是不能直接與他們交流的——他們處於一種凍結的狀態,只有暫時活化到與當前世界有聯繫的部分中才能與別人溝通。被活化的頻率越高,下一次活化的難度就會更高一些。

曾幾何時,在世的大魔法師會在某個時間段從賢者迴廊中一齊喚出所有已故的大魔法師。這種跨越時空的派對現在十分少見——因為單次耗能實在太嚴重了。

同樣,這些大魔法師要被召喚出來,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和他最密切相關的東西,這樣成功的機率才大。

……但是對於李文斯頓來說,反而是這塊石頭更重要,而不是大家認為其他更重要的東西。

這很奇怪——同時,對於熟悉他的人來說,簡直是理所應當。

他嘗試透過這塊石頭回溯到李文斯頓的歷史。

……陪伴了他,幾乎整個後半生。

只需要把代表賢者迴廊的部分……的這個端點,連接到這塊石頭上……然後,就是充能。一般來說,不一會兒周圍就能感知到空間扭曲了。

……

……

……看來,有些困難。

這不是什麼他能決定的因素——畢竟這個法陣也沒有什麼更好的可能了。

……

……

……

……

……有了。

他撐住這個扭曲點,把空間扭曲強制套用到了自己的子空間中。

子空間與理論上所有擁有生靈的物種都有的心智空間不同,心智空間是由世界觀下的預製世界方法建立的,而一般的子空間則只是利用空間的性質。因此,心智空間擁有自然生成世界的特點——邊界平滑,非自然的空間就很難達到這一點。心智空間一般被認為是每一個有生靈的物種個體用於儲存魔能的空間——雖然可能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同樣,非自然空間也可以做到擁有和心智空間相同的內容,但是即便這麼做,與個體也是解聯結的。心智空間的必要條件是存在生靈——通常,在本世界的生物都有生靈,也就是需要排除一部分異世界穿越過來的跨世界導入物種,以及一些變異個體。

遠星將空間扭曲的原空間,也就是心智空間,和自己創造的子空間融合在一起,就可以達到結構較為穩定的效果,這樣方便維持他和李文斯頓先生的交流——之前的人們有無數的案例,沒有把話講完就終止了。

……

李文斯頓先生,還是那個老樣子。

這是他進入子空間後的第一個想法——據說,心智空間中,死去的人的樣貌是他最真實的樣貌。也就是說,最真實的他,恰在他即將老去的時候……

他穿著一身探險裝,仿佛在做地質勘探。

「……您好。」李文斯頓注意到他,抬起頭看了一眼。

「……你之前參加過我的工作坊。」

「正是。鄙人湖遠星,現在也成了大魔法師。」

「別,不必。怎麼,什麼風把你吹這裡來了?」

「嘛,別這麼說。我在想,琉璃……」

「琉璃,」他臉色一變,「她怎麼了?」

「不,沒事,咋把您嚇到了……我們現在在一個學校教書,成了同事,嗯。」

「啊……那就好,那就好。但你這麼說……」

「嗯。她一開始還不知道。不過啦,我知道是您啊,於是在談起您從森都伽華帶回來的法陣的時候,就把事實告訴了一點給她。」

「……她也不小了,會明白的。」

「就在我教書期間呢,嗯……剛好有了一些發現。當然,還沒準備發出去,先準備來請教您。」

「……什麼事情,還得問我這麼個糟老頭子?」

「別這麼說……嗯,準備好了嗎?」

「這還準備啥啊,當然好了。」

遠星在空中描繪出一個法陣。

「請問……您……明白我的意思嗎。」

他先是一驚,然後又迅速緩和下來。

「……你是說,你在學校裡找到了……我的魔素?」

「啊……沒想到你自己就說出來了。那我猜的都是對的了?」

「……但說無妨。」

「嗯。魔素,眾所周知,天地孕育,神聖不可侵犯。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但其實……我剛剛說的,都是一派胡言。」

「……所以,你是說魔素並非神秘?」

「這麼說,我認為魔素都是人造的。魔素,是古人根據自身需求創造出來的,但是為了讓大家都使用自己創造的魔素,所以就給這些魔素添上了各種神秘的成分……於是就形成了今天這種神格化的描述。」

「……只是這樣,而已?」

「哈……要這麼說的話,我就不保留了。」

遠星把自己的魔素顯現在Lithanimum的旁邊。

「……這非常危險。」

「是,沒錯——要是現在的所有人都能自創出單魔素,那麼解析工作甚至基本的秩序都會遭到很大程度的破壞——」

「不……不止。」

「……不止?」

「是的,我那個時代,有些人急於把自己『打破天命』的事實告訴別人——但,每個人創造的魔素,如果被他人所使用,那麼創造這個魔素的人也會感知到,進而受到影響。」

「換句話,和大魔法師們的真名不為人知一樣,因為一旦知道就能精準地聯繫到個體。」

「……比這還危險。要明白,古人的體質和我們不一樣——現代人能承受的魔素利用大不如前。每個魔素之所以有那樣的效果,就是因為每一個魔素都有一個隱含的路徑,通往創始人。創始人死後,這些路徑就自然堵住了,也就沒法再被探測到了。但是,自從有了賢者迴廊,其聯結的意識就永遠的與賢者迴廊,也就是與世界,也就是,與他的魔素聯繫在一起了。暫時還沒有人過多地提及這一點,所以我也不知道實際上……」

「所以,」遠星等他說完,「每一個大魔法師……都有?」

「能力足夠的,到了某些時候,自然會創造出自己的魔素的。並且,每個人所創造的魔素,都和他的特質有關。最簡單的Hiem,有一些野史記載,說是一位廚師所創的魔素,很特別對不對?這種假說很有趣——並且是說的通的,一位恰巧會魔法的廚師,製作了Hiem,方便自己燒火。還有一些十分厲害的魔法師,甚至製造出了成千上百的魔素——至少,現在還廣泛使用的7種魔素,都是一位名為庫洛的魔法師創造的。而且,庫洛這個人非常神秘,從未入過職稱,現有的資料基本都是口耳相傳的。」

「……」

「……我猜,你應該是,把魔素給了學生們?」

「您怎麼——」

「我不也是那個時候過來的嗎——可別以為我沒有年輕過,哈哈。」

年輕——這個詞在遠星的心裡深深地扎了一下。

「不過,我來這裡可不只是為了問問魔素的。」

「說吧,還能有什麼呢。」

「我們商量個事情……就是,嗯,我是憑直覺問您的——就結果來說,我有一個法陣,正好需要您的魔素。」

「法陣能看看嗎。」

……

「……嗯。」

「……在這裡填上,然後這麼連?」

「對。」

「……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先說一句題外話——對於別人來說,這是驚天大事,但是對於你們來說其實早就是公開的秘密——我不是麻瓜出身。」

「是。」

「我不止一次夢到,甚至不只是夢到,是在了解了追蹤魔法,我對它進行了相當程度地改造之後,我觀測到的,在一個不那麼遙遠的近未來,可能會有一場人類的自相殘殺。原因你也猜到了——正是科技側和魔法側的對立。」

「於是?」

「嗯……我這麼說。理論上,不偏袒任何一方的勢力,如果實力也足夠強勁,能夠把衝突兩方同時滅掉,那麼兩方會怎麼做呢?」

「……」

「如果兩方當時還不知道拉攏沒用的話,肯定先去拉攏賄賂。所以,如果這些賄賂拉攏都被證明無效的話,兩方最終一定會一致對敵。」

「而你就是作為第三方的那個『敵』。」

「沒錯。」

「……但是,這並沒有解決問題。」

「沒錯。這麼做不是我的本意,但是這是萬一的萬一——我一直致力於促進兩側架橋,思想相互轉化,方法論與世界觀的相互認知。萬一真的統合失敗了,我也只能這麼做了。至少,有一段時間他們不會再自相殘殺了——即使這意味著我得不斷地施壓——不是嗎。」

「所以這只是一個提前構築的保險。」

「對。但是到這裡為止還是假設。實際上會有不偏袒嗎?不會的,我說了,我不是麻瓜出身。嘛,按我自己的話來說,我更願意說自己是『魔瓜出身』,也就是,一位已經沒落到麻瓜當中的魔法師家庭的,又回到魔法師社會的後代。其他孩子基本上都了解魔法師家庭的歷史,但是大多數已經只是視為傳說,像我們這樣的,每一代可能也就一兩個。」

「……回到魔法師社會的這些人,有什麼契機嗎,還是?」

「通常是有的。有一些人是悟性本身就很高——有的時候我們甚至會認為這是『返祖現象』——無意識展現出了自己的魔法能力。或者像我這樣,明明對科技側的知識爛熟於心,但是因為長輩房間裡的一本書,一個物件,對這邊的生活產生了極其濃厚的興趣和歸屬感的。我覺得這樣的不多就是了,但是也不一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做不到不偏袒。」

「對,做不到的。魔法是世界給予我們的恩惠,科技是人類自己踏出的大道;魔法是原本地展現世界的運作方式,科技是捕風捉影地畫像。我愛她們,平等地愛著她們。但,我更願意把通往未來的載具開在我自己開闢出的道路上。」

「……但是賢者迴廊不會答應的。」

「我當然明白。賢者迴廊為了穩定,一直以來努力維持一個穩定的低能量狀態,而如果迴廊自己都失去了團結的特質,幾十代人積累的努力也就一瞬崩塌了。」

「所以,既然這樣,為什麼還對兩側融合如此執著呢。」

「因為科技絕不是大部分魔法師認為的小把戲,它不比魔法低等,而魔法也不可能永遠高明於科技。也許大家都知道科技側的Cirrus了,對吧。同樣的,要明白,它並不比心靈感應低等。」

「……我只能尊重你的意見。」

「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些人,把兩邊的一部分人先結合成科學側。只要能成功,我們面對其他物種就有更多的話語權,萬一再一次遭遇世界外入侵,我們也不至於完全束手無策。到時候,大家會一下子明白兩側的美妙的,更會明白兩側結合的美妙和必要。」

「因此,你堅信現在做出的努力會避免那場人類內部的戰爭。」

「沒錯。我親自使用追蹤魔法,看到了自己參與戰爭時的樣子,也看到了自己調停,盡力讓兩側和平的樣子。但是,即使衝突停止了,文明也還是倒退了一大步,而這本可避免——」

「不,」他打斷道,「不可避免,從哲學上來說兩側是對立的——」

「為什麼從哲學非得是對立的?」

「……本該如此。」

「我還是要說,兩側都可以是唯物且可知的。我堅信這一點。」

「……好吧。沒什麼要說的了?」

「可以的話,我想再問問伽華那一次的事情。」

「好。我那一次……」

……

在一切的一切結束之後,空間就這樣慢慢化去,而他也變成光塵,消散去。

燈都滅了。他把這塊象徵著他一生冒險的小石頭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把暗門還原回去。周圍沒有人,門前只留下一張便條。

「在您離開的時候,確保把燈全部熄滅。在前台將記錄表填寫完畢,用此鑰匙將大門鎖好。」

鑰匙是一個法陣。

長廊邊懸掛著鍾。指針在光的映照下,顯現出凌晨四點。

確認好行動裝置把對話都記錄下來之後,他就按照指示,關上了大門。

回家的路。

又是一個不眠夜。

未名殘章/23 - continues

未名殘章/22未名殘章/23 | 未名殘章/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