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3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22未名残章/23 | 未名残章/24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22、下一篇:未名残章/24

“请问利文斯通先生还在吗?”

“……如果是关于利文斯通先生的物品,记录,和遗存下来特地嘱咐留给这边的东西,请见这个房间号码对应的房间呢。”

“我的意思是说……和他说话。嗯。”

“好的,这边帮您查一下。”前台开始从一大堆记录册中查阅他相关的记录。

“……近几年没有人联系过他。应该是在的。”

“好的感谢。”

他按照号码,找到了对应的暗门。

按照规律来说,只要找的人不多,成功的概率就很大……

利文斯通先生。探险家。大魔法师。被认定为石系魔法师中几百年以来成就最高的。

他拿出特别凭证,在暗门背后的房间中又开了一个暗门。

没错,手稿……都在里面。

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么这堆手稿里面……

……

一定有他自己的魔素。嗯。

他在运用感应类法术,将手稿上残存的魔法气息记录下来的时候,发现并没有找到自己所要的结果。通常来说,高级魔法师使用的墨水当中都会在制造过程中使用一些魔法相关的成分——本意当然是让书写体验更顺滑——并且不会除去这些魔法物质。因此,那些能量洞察力很强的人,只需要细心一点,把这些字迹的轮廓记录下来简直是易如反掌。

不过,如果没有科技的加持……虽然能记录下来,但是也只是“把当时的那种强弱的感觉”留下来,并不能很方便的用来查找,或者索引。

但是即使这么做了,也没有。

虽然理论上那些从来不注意墨水问题的人也不会泄露多少别人从来不知道的消息,但是……真的,除了早已公开的手稿外,什么都找不到。

而且这些手稿早就收录过了,再扫描一遍……却也没有报告什么问题。

……

不。不对。

他突然注意到,扫出来的轮廓中,有一些轮廓放到平面上后,中间会有一大片空白。

反查出对应的纸张……还要再花一些时间。

他先找出了一张,果然,上面有扫描版里面没有的内容。

尤其是各种关键的法阵——他们甚至没有用普通墨水,反而用了特殊的隐蔽气息的墨水。

这样就不算太难办了——只需要把空白找出来,再花点时间反查就是了。

……

没错,这么多的量,应该没有人能比我更快地解决完——

远星翻阅完所有空缺的资料后,松了一口气。

没错,分析出了一个未知的魔素。那些文字和法阵——虽然精心设计让这些内容在表面上与其他文章完全融合,但是只需要一点排列组合,这些四散开来的信息,就会又飞到一起来——

这个魔素叫,Lithanimum,灵石的魔素。

没错,和他推测的一致,这种魔素完全复合他要的东西——一个稳定而又强大的能量来源。也就是,脚下的地。

利文斯通先生做的这点“小伎俩”——姑且是这么认为——其实设计的足以劝退其他任何人,并且做的很隐蔽……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些保护,也只是略微废一点时间罢了。

毕竟,如果是他希望别人发现呢?

先停下这些无谓的猜测,他又打开了另一个暗门。

里面是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石头。

……就是这个小东西了。

逝世的大魔法师与一般的人死去有所不同——对于大魔法师而言,一旦加入了他们自己的组织,贤者回廊,就意味着所有的大魔法师,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是一心的。这要借助于最初4位魔法师的贡献——共享意识体。通常,人死是不复生的。魔法侧也观测到了世界存在一个实体意识在死亡时的回收转化过程,可以说,有一部分特质会被保留下来,出现在某个人身上,但其余的部分就完全幻灭了。因此,死去就是两个人。但大魔法师在正式授予职称的时候,都是要举行仪式的,而这个仪式,恰恰就包含了把新的大魔法师的意识连接到贤者回廊所共有的意识体上。这样,总会存在一批人生活在现世,保持贤者回廊意识体的现实存在性,同时已经离开现世的人,意识在死亡时会优先从实体的肉身中全部转移到贤者回廊内,便可以让大魔法师不经过这个回收转化过程,而是可以一直处在原来思维连接到贤者回廊的位置。

简单来说,所有的大魔法师之间可以随时随地交流。

但是,如果是已故的大魔法师,这些人是不能直接与他们交流的——他们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只有暂时活化到与当前世界有联系的部分中才能与别人沟通。被活化的频率越高,下一次活化的难度就会更高一些。

曾几何时,在世的大魔法师会在某个时间段从贤者回廊中一齐唤出所有已故的大魔法师。这种跨越时空的派对现在十分少见——因为单次耗能实在太严重了。

同样,这些大魔法师要被召唤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和他最密切相关的东西,这样成功的机率才大。

……但是对于利文斯通来说,反而是这块石头更重要,而不是大家认为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这很奇怪——同时,对于熟悉他的人来说,简直是理所应当。

他尝试透过这块石头回溯到利文斯通的历史。

……陪伴了他,几乎整个后半生。

只需要把代表贤者回廊的部分……的这个端点,连接到这块石头上……然后,就是充能。一般来说,不一会儿周围就能感知到空间扭曲了。

……

……

……看来,有些困难。

这不是什么他能决定的因素——毕竟这个法阵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可能了。

……

……

……

……

……有了。

他撑住这个扭曲点,把空间扭曲强制套用到了自己的子空间中。

子空间与理论上所有拥有生灵的物种都有的心智空间不同,心智空间是由世界观下的预制世界方法创建的,而一般的子空间则只是利用空间的性质。因此,心智空间拥有自然生成世界的特点——边界平滑,非自然的空间就很难达到这一点。心智空间一般被认为是每一个有生灵的物种个体用于储存魔能的空间——虽然可能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同样,非自然空间也可以做到拥有和心智空间相同的内容,但是即便这么做,与个体也是解联结的。心智空间的必要条件是存在生灵——通常,在本世界的生物都有生灵,也就是需要排除一部分异世界穿越过来的跨世界导入物种,以及一些变异个体。

远星将空间扭曲的原空间,也就是心智空间,和自己创造的子空间融合在一起,就可以达到结构较为稳定的效果,这样方便维持他和利文斯通先生的交流——之前的人们有无数的案例,没有把话讲完就终止了。

……

利文斯通先生,还是那个老样子。

这是他进入子空间后的第一个想法——据说,心智空间中,死去的人的样貌是他最真实的样貌。也就是说,最真实的他,恰在他即将老去的时候……

他穿着一身探险装,仿佛在做地质勘探。

“……您好。”利文斯通注意到他,抬起头看了一眼。

“……你之前参加过我的工作坊。”

“正是。鄙人湖远星,现在也成了大魔法师。”

“别,不必。怎么,什么风把你吹这里来了?”

“嘛,别这么说。我在想,琉璃……”

“琉璃,”他脸色一变,“她怎么了?”

“不,没事,咋把您吓到了……我们现在在一个学校教书,成了同事,嗯。”

“啊……那就好,那就好。但你这么说……”

“嗯。她一开始还不知道。不过啦,我知道是您啊,于是在谈起您从森都伽华带回来的法阵的时候,就把事实告诉了一点给她。”

“……她也不小了,会明白的。”

“就在我教书期间呢,嗯……刚好有了一些发现。当然,还没准备发出去,先准备来请教您。”

“……什么事情,还得问我这么个糟老头子?”

“别这么说……嗯,准备好了吗?”

“这还准备啥啊,当然好了。”

远星在空中描绘出一个法阵。

“请问……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先是一惊,然后又迅速缓和下来。

“……你是说,你在学校里找到了……我的魔素?”

“啊……没想到你自己就说出来了。那我猜的都是对的了?”

“……但说无妨。”

“嗯。魔素,众所周知,天地孕育,神圣不可侵犯。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其实……我刚刚说的,都是一派胡言。”

“……所以,你是说魔素并非神秘?”

“这么说,我认为魔素都是人造的。魔素,是古人根据自身需求创造出来的,但是为了让大家都使用自己创造的魔素,所以就给这些魔素添上了各种神秘的成分……于是就形成了今天这种神格化的描述。”

“……只是这样,而已?”

“哈……要这么说的话,我就不保留了。”

远星把自己的魔素显现在Lithanimum的旁边。

“……这非常危险。”

“是,没错——要是现在的所有人都能自创出单魔素,那么解析工作甚至基本的秩序都会遭到很大程度的破坏——”

“不……不止。”

“……不止?”

“是的,我那个时代,有些人急于把自己‘打破天命’的事实告诉别人——但,每个人创造的魔素,如果被他人所使用,那么创造这个魔素的人也会感知到,进而受到影响。”

“换句话,和大魔法师们的真名不为人知一样,因为一旦知道就能精准地联系到个体。”

“……比这还危险。要明白,古人的体质和我们不一样——现代人能承受的魔素利用大不如前。每个魔素之所以有那样的效果,就是因为每一个魔素都有一个隐含的路径,通往创始人。创始人死后,这些路径就自然堵住了,也就没法再被探测到了。但是,自从有了贤者回廊,其联结的意识就永远的与贤者回廊,也就是与世界,也就是,与他的魔素联系在一起了。暂时还没有人过多地提及这一点,所以我也不知道实际上……”

“所以,”远星等他说完,“每一个大魔法师……都有?”

“能力足够的,到了某些时候,自然会创造出自己的魔素的。并且,每个人所创造的魔素,都和他的特质有关。最简单的Hiem,有一些野史记载,说是一位厨师所创的魔素,很特别对不对?这种假说很有趣——并且是说的通的,一位恰巧会魔法的厨师,制作了Hiem,方便自己烧火。还有一些十分厉害的魔法师,甚至制造出了成千上百的魔素——至少,现在还广泛使用的7种魔素,都是一位名为库洛的魔法师创造的。而且,库洛这个人非常神秘,从未入过职称,现有的资料基本都是口耳相传的。”

“……”

“……我猜,你应该是,把魔素给了学生们?”

“您怎么——”

“我不也是那个时候过来的吗——可别以为我没有年轻过,哈哈。”

年轻——这个词在远星的心里深深地扎了一下。

“不过,我来这里可不只是为了问问魔素的。”

“说吧,还能有什么呢。”

“我们商量个事情……就是,嗯,我是凭直觉问您的——就结果来说,我有一个法阵,正好需要您的魔素。”

“法阵能看看吗。”

……

“……嗯。”

“……在这里填上,然后这么连?”

“对。”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先说一句题外话——对于别人来说,这是惊天大事,但是对于你们来说其实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我不是麻瓜出身。”

“是。”

“我不止一次梦到,甚至不只是梦到,是在了解了追踪魔法,我对它进行了相当程度地改造之后,我观测到的,在一个不那么遥远的近未来,可能会有一场人类的自相残杀。原因你也猜到了——正是科技侧和魔法侧的对立。”

“于是?”

“嗯……我这么说。理论上,不偏袒任何一方的势力,如果实力也足够强劲,能够把冲突两方同时灭掉,那么两方会怎么做呢?”

“……”

“如果两方当时还不知道拉拢没用的话,肯定先去拉拢贿赂。所以,如果这些贿赂拉拢都被证明无效的话,两方最终一定会一致对敌。”

“而你就是作为第三方的那个‘敌’。”

“没错。”

“……但是,这并没有解决问题。”

“没错。这么做不是我的本意,但是这是万一的万一——我一直致力于促进两侧架桥,思想相互转化,方法论与世界观的相互认知。万一真的统合失败了,我也只能这么做了。至少,有一段时间他们不会再自相残杀了——即使这意味着我得不断地施压——不是吗。”

“所以这只是一个提前构筑的保险。”

“对。但是到这里为止还是假设。实际上会有不偏袒吗?不会的,我说了,我不是麻瓜出身。嘛,按我自己的话来说,我更愿意说自己是‘魔瓜出身’,也就是,一位已经没落到麻瓜当中的魔法师家庭的,又回到魔法师社会的后代。其他孩子基本上都了解魔法师家庭的历史,但是大多数已经只是视为传说,像我们这样的,每一代可能也就一两个。”

“……回到魔法师社会的这些人,有什么契机吗,还是?”

“通常是有的。有一些人是悟性本身就很高——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会认为这是‘返祖现象’——无意识展现出了自己的魔法能力。或者像我这样,明明对科技侧的知识烂熟于心,但是因为长辈房间里的一本书,一个物件,对这边的生活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和归属感的。我觉得这样的不多就是了,但是也不一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做不到不偏袒。”

“对,做不到的。魔法是世界给予我们的恩惠,科技是人类自己踏出的大道;魔法是原本地展现世界的运作方式,科技是捕风捉影地画像。我爱她们,平等地爱着她们。但,我更愿意把通往未来的载具开在我自己开辟出的道路上。”

“……但是贤者回廊不会答应的。”

“我当然明白。贤者回廊为了稳定,一直以来努力维持一个稳定的低能量状态,而如果回廊自己都失去了团结的特质,几十代人积累的努力也就一瞬崩塌了。”

“所以,既然这样,为什么还对两侧融合如此执着呢。”

“因为科技绝不是大部分魔法师认为的小把戏,它不比魔法低等,而魔法也不可能永远高明于科技。也许大家都知道科技侧的Cirrus了,对吧。同样的,要明白,它并不比心灵感应低等。”

“……我只能尊重你的意见。”

“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些人,把两边的一部分人先结合成科学侧。只要能成功,我们面对其他物种就有更多的话语权,万一再一次遭遇世界外入侵,我们也不至于完全束手无策。到时候,大家会一下子明白两侧的美妙的,更会明白两侧结合的美妙和必要。”

“因此,你坚信现在做出的努力会避免那场人类内部的战争。”

“没错。我亲自使用追踪魔法,看到了自己参与战争时的样子,也看到了自己调停,尽力让两侧和平的样子。但是,即使冲突停止了,文明也还是倒退了一大步,而这本可避免——”

“不,”他打断道,“不可避免,从哲学上来说两侧是对立的——”

“为什么从哲学非得是对立的?”

“……本该如此。”

“我还是要说,两侧都可以是唯物且可知的。我坚信这一点。”

“……好吧。没什么要说的了?”

“可以的话,我想再问问伽华那一次的事情。”

“好。我那一次……”

……

在一切的一切结束之后,空间就这样慢慢化去,而他也变成光尘,消散去。

灯都灭了。他把这块象征着他一生冒险的小石头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把暗门还原回去。周围没有人,门前只留下一张便条。

“在您离开的时候,确保把灯全部熄灭。在前台将记录表填写完毕,用此钥匙将大门锁好。”

钥匙是一个法阵。

长廊边悬挂着钟。指针在光的映照下,显现出凌晨四点。

确认好行动装置把对话都记录下来之后,他就按照指示,关上了大门。

回家的路。

又是一个不眠夜。

未名残章/23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2未名残章/23 | 未名残章/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