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19、下一篇:未名残章/23

他爬起来,准备把这些发现写成报告。

“咔哒,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该死,笔头怎么出不来了。

他把笔头卸下,发现笔芯断在了里面。

……算了,换只笔。

这些东西在一般的电子储存设备中并不安全写到物理介质上又不易索引。

不过在安全性面前,远星还是得做出一个选择选安全。用传统的纸笔去记录。

……

……呃。

远星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好像……不太会写字。

这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滑稽一直以来,远星一直使用一个自己编写的术式来辅助修正笔迹。就这样,他一直忽视着自己其实写不好字的事实,而且缺点还很多笔迹乱,笔画很模糊,症状甚至都疑似运动性失语症了虽然显然易见并不是这样。不如说,这些问题都只是“他不愿意慢下来写字”的表征。他不愿意被手脑不同步而打断自己的思绪,因此脑便强迫手跟上于是笔迹就失真了。

但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愿意让别人在自己还没写好的时候就嗅探到。

哎,那就慢慢写吧。

只是……明哦不,今天的活动……

……

课上。

“好……前十分钟看讲义。我会跟踪你们的阅读进度,有问题十分钟后统一回答。”

讲台上的他以一种十分谨慎而尽量快的笔速写着报告。周围有一圈单向视障。

计时器在脑海中不时提醒他。

“好。”此时过去了10min35s,“今天的内容不难,毕竟讲过很多了……嗯,讲义上的第三点对吧?第三点所说的……”

台下的同学们倒的倒,歪的歪,转笔的,发呆的,看着窗边的,此时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老师。

远星停了几秒。

“第三点所说的这个……嗯,关于什么是魔素的解析式……”

一些同学在老师漫不经心的话语中又开始眼皮打架了。

远星有些慌乱,不过也只好作罢,他想……

“……老,老师。”

是迈卡。她举手问道。

“请问第四点所说的……”

“哦?哦,嗯,第四点。咳咳,第四点所说的能量路径……”

……

“还有什么不会的吗?”远星回过神来。

台下的学生们没有什么反应。

“那我们开始上课。魔素,……”

……

“好……那么接下来10分钟我们来做一道例题。做完要上交,我亲自改。不许抄袭。上交之后,请不要拿着这些题目问别的老师,或者别的你认识的其他人。就这点要求,这道例题就作为我的新年祝愿送给你们啦,嗯。虽然是送作业啦,但是你们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明年我们再讲。”

他把纸张收到衣服的夹层里。

没错,这道题目确实饱含了他的祝福

因为这道题的题干,写上了他的魔素。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冒着这样一句话,远星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高年级的50多位同学们。

嗯,大部分人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莉兹他突然意识到。

莉兹周围好像产生了一点魔法场的波动。

如果自己能这么精准的感知到……说明,是她的场直接与我的交互了。

没错,她暗中对这个魔素施加了一个输入。

她意识到了,她意识到了远星的脑子里,这个念头不断增强。

但是他不会点破也许,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她来找自己……

打铃。

“下课。”他法杖一挥,便把例题都收了上来。

“要遵守约定那么,新年快乐。”

中午回家,他不慌不忙地把这些文件存入存档箱里面。

接下来……

……

午休快结束了吧。差不多也准备完了。

嗯……

找个时间问问利文斯通先生的情况吧,他想。

……

“嗨……啊,琉璃?”远星问道。

她转过身,正换上法袍。

“这法袍……设计得真不错。我猜猜……是不是亨利的手笔?”

“嘛……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不太清楚。”

“这种礼服式的法袍可以说算是同类别里面做的相当不错的一件了……嗯……”

“啊,阿什利老师!”琉璃喊道。她穿了一件十分贵气的法袍。

约瑟夫简单地穿了一件西装简单里面最高档的那种。

阿梅丽娅穿的是一件轻便的法袍相对来说活泼一些。

“那,远星老师,你也换上法袍吧。”

“……”

他歪了一下头。

“你们是觉得我穿的是皇帝的新法袍吗?”

“你的意思是?”

“……我平常穿的这件冲锋衣,就是我的法袍啊。”

所有人盯着远星。

唔,看上去他不在说谎。

“那……那肯定还会有另一件比较正式的。”“对,那你就换上那一件吧,都新年了。”

“啊这。”

他有些忸怩。

“……”

万般无奈,他从家中召唤出那件法袍,直接穿在了他的身上。


关于这件法袍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描写已略去。不是我不会写

在场的所有人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除了远星。这种法袍,毫无疑问,只有大魔法师级别的人才会穿。看这上面绣的这些纹路,无疑更是增加了他的威信。再看看这独特的设计……

当大家已经快词穷的时候,他们忽然回过神来,发现法袍中的那个人……好像已经羞的脸都红了不少。

“……好,好看……吗。”他小声地说。

“好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显然,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更好的表述了。

……远星扭过头去。

该死,太羞耻了。所以才特地不穿这件的……

“……怎么了?”

……远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嘛,不过,还是换下来吧?”琉璃意识到事情不对,思考了一会儿,这么问道。

远星听到这句话,马上把法袍传送回家。

“呼……舒服了……”

大家有些意外。

“呃,我是从来没穿过那件法袍的……穿出去太丢人了,一群人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大家本来想说什么,但是这么一说,好像也没法说什么了。

“那好,我们接下来再次确认一下流程吧。”阿什利老师打破了寂静。

“今年是,琉璃负责主持,约瑟夫发表开场演讲。我把时间轴写黑板上。”

“去年是谁负责呢?”远星问。

“去年啊……阿梅丽娅的开场白我还记忆犹新呢,讲得真好,没那么长,也比较有趣……另外,那一年是我负责主持的。”

“……好。”远星在暗中用魔法看了一下去年的景象。

“不过今年埃蒙老师也没出场课教的很好,但是一遇到活动就不知为何‘有事’了,上次说是‘被亲戚硬拉去回家过年’,去年是……”

“……嘛,我们先说节目吧。”阿梅丽娅说。

“嗯。首先是文艺部的新年颂唱。今年好像换了一首,说是他们自己创作的。”

“迈卡……倒是看见过他们在练习。”

“然后今年还有一台话剧,是师生互换。”

“话剧要准备的东西不少吧……在这之前都准备好了吗?”

“确认完事项就去看,应该好了。接下来是……”

……

“然后到远星。嗯……单人演唱和特效表演,吗。”

“嗯。据说好像还没人单独唱过是吗。”

“……的确没有。不过单人唱……”

“没事,”他拿出装备,“有扬声器在这,听不到是肯定不会的。”

“然后是……”

……

“最后闭幕演讲结束后,学生们的活动就基本上结束了。老师在这之后通常还会再开一个短会。然后,就是三天假期啦。”

“……但是也不到一个月就期末了。”

“没错。”

“就这么多了。我们去会场和他们准备吧。”

“好。”大家应道。

…………

“那么接下来,有请远星老师为我们带来的表演,‘小小魔尘幻想曲’,大家掌声欢迎

掌声雷动。

远星走上台。

“那么……在表演开始之前,我想,再说几句。

“这是我第一年在这里教书。很高兴,大家能够接纳我,而我也得以看见同学们最美的笑容。

“那么,谨以此曲,献给曾经迷惘的自己。”

灯光变暗。

……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 一起同星辰起舞 将无名的故事由我唱给你听

一串铃声,然后是吉他,然后是合成器。

舞台上浮现出无数光点,在空中逐渐组成画面。

♪ 想起曾经牙牙学语 独自一隅矗立

♪ “无缘魔法的孩子 让他自生自灭去”

♪ 但 偶然一天 魔导书向我敞开

♪ “也许我只是 缺乏了点自信而已”

光点汇聚成一个人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像远星。从哑口无言的站在墙角,到偶然间进入书房,看到魔导书的惊异。

♪ 那日曾轻语过的梦想 与你同我交换的约定

♪ 尽管对我而言是那么的耀眼

画面中又出现了另一个样貌模糊的人。

♪ 在流星之夜许下心愿 如果终有一天能实现

♪ 一定会传达给你 跨越浩瀚银河天边

画面中的远星追随着那个人,跨过银河。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光点由浅绿色变化为金黄。

画面一转,变成两个人在演奏吉他和钢琴,远星在舞台中间歌唱。

♪ 请让我的旋律 乘上这梦幻人生之旅

♪ 即使终有一天 谁都会 从这世间脱离而去

♪ 请将我留在你心底

♪ 群星奏响无需多言 那便是我们曾存在过的证明

…………

♪ 直到那天我才刚知道 在背后默默支持的你 曾在无人知晓处留下多少泪

♪ 在流星之夜许下心愿 如果终有一天能实现

♪ 快擦干眼角泪滴 跨越浩瀚银河天边

…………

♪ 直到最后毕业那天 你突然不再出现 消失不见

♪ 追寻道路尽头你突然出现

♪ “最后一次唱给你听 我将迎来故事终局”

滴答滴答。鼓棒敲击,成为最后的时间点滴。

…………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 “我的梦想停留这里 请替我将它完成接续”

♪ “若能有一天 我能再出现 还要在你的身边”

♪ “回忆我们往昔童年”

♪ “群星奏响无需多言 在那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前”

♪ “比天上星辰更耀眼的你微笑 那已成为我曾存在过的证明”

那个人的身影幻化,散为无数光点,向着天空飞去。

“远星”的身影尝试追逐,但很快便只得放弃。

他默默抬起头。吉他和钢琴正在推进至最高潮。

天空中,他身影化为一行字:

请连带我的那份一起
好好走出属于你的精彩人生路

很快,那行字也逐渐消退。吉他和钢琴已经走过高潮,准备收尾。

结尾处,还是一串铃声。

全场寂静。

远星走到台前,默默鞠了一躬,便转身,走下舞台。

很快,寂静变为掌声,掌声变为欢呼,欢呼变为嚎叫与哭泣。

…………

“我宣布,”琉璃有些疲惫,但依然元气满满的说道,“今天的晚会到此,圆满结束!”

学生们发出欢呼,一时间,仿佛还在继续开下去一样。

…………

“嗯,今年的晚会也很成功呢”阿梅丽娅伸了个懒腰。

“是啊,”琉璃应道,“不过远星的故事,到底讲的是谁呢?”

“问我吗,”远星收拾自己的办公桌,“你觉得会有哪些可能呢?”

“嗯……不会是,那种故事里面,刚出场就被诊断出……”

“哈哈,好像是有点像,不过……”远星突然低沉下来。

“嗯?”

“嘛,更像是,那种,幻想朋友终会消失的感觉吧。”

“幻想朋友?”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半路上的人很少。并不是真的很少,只是我不愿开口打个招呼。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就想通了什么。而这首歌作别的,就是以往的自己。”

“欸是这样吗。”阿什利有点意外。

“啊?”

“我还很肯定的以为是哪个早逝的初恋,本来还觉得有点影响不好来着。”

“不会吧……”

约瑟夫只是在一旁打扫着今年最后的卫生。

“那,”远星总结道,“今年的大家辛苦了,我们明年再见!”

“再见

…………

“预约,是吗?”

“嗯。走一下绿色通道。”

“请您稍等。”

……

“这边为您办理好了,在指定的日期过来即可。”

“谢谢。”

远星走出接待处,外面已经是深夜。

未名残章/22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