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2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19、下一篇:未名残章/23
此文章的内容并没有完全写完。之后会补上。

他爬起来,准备把这些发现写成报告。

“咔哒,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该死,笔头怎么出不来了。

他把笔头卸下,发现笔芯断在了里面。

……算了,换只笔。

这些东西在一般的电子储存设备中并不安全——写到物理介质上又不易索引。

不过在安全性面前,远星还是得做出一个选择——选安全。用传统的纸笔去记录。

……

……呃。

远星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好像……不太会写字。

这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滑稽——一直以来,远星一直使用一个自己编写的术式来辅助修正笔迹。就这样,他一直忽视着自己其实写不好字的事实,而且缺点还很多——笔迹乱,笔画很模糊,症状甚至都疑似运动性失语症了——虽然显然易见并不是这样。不如说,这些问题都只是“他不愿意慢下来写字”的表征。他不愿意被手脑不同步而打断自己的思绪,因此脑便强迫手跟上——于是笔迹就失真了。

但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愿意让别人在自己还没写好的时候就嗅探到。

哎,那就慢慢写吧。

只是……明哦不,今天的活动……

……

课上。

“好……前十分钟看讲义。我会跟踪你们的阅读进度,有问题十分钟后统一回答。”

讲台上的他以一种十分谨慎而尽量快的笔速写着报告。周围有一圈单向视障。

计时器在脑海中不时提醒他。

“好。”此时过去了10min35s,“今天的内容不难,毕竟讲过很多了……嗯,讲义上的第三点对吧?第三点所说的……”

台下的同学们倒的倒,歪的歪,转笔的,发呆的,看着窗边的,此时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老师。

远星停了几秒。

“第三点所说的这个……嗯,关于什么是魔素的解析式……”

一些同学在老师漫不经心的话语中又开始眼皮打架了。

远星有些慌乱,不过也只好作罢,他想……

“……老,老师。”

是迈卡。她举手问道。

“请问第四点所说的……”

“哦?哦,嗯,第四点。咳咳,第四点所说的能量路径……”

……

“还有什么不会的吗?”远星回过神来。

台下的学生们没有什么反应。

“那我们开始上课。魔素,……”

……

“好……那么接下来10分钟我们来做一道例题。做完要上交,我亲自改。不许抄袭。上交之后,请不要拿着这些题目问别的老师,或者别的你认识的其他人。就这点要求,这道例题就作为我的新年祝愿送给你们啦,嗯。虽然是送作业啦,但是你们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明年我们再讲。”

他把纸张收到衣服的夹层里。

没错,这道题目确实饱含了他的祝福——

因为这道题的题干,写上了他的魔素。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冒着这样一句话,远星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高年级的50多位同学们。

嗯,大部分人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莉兹——他突然意识到。

莉兹周围好像产生了一点魔法场的波动。

如果自己能这么精准的感知到……说明,是她的场直接与我的交互了。

没错,她暗中对这个魔素施加了一个输入。

她意识到了,她意识到了——远星的脑子里,这个念头不断增强。

但是他不会点破——也许,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她来找自己……

打铃。

“下课。”他法杖一挥,便把例题都收了上来。

“要遵守约定——那么,新年快乐。”

中午回家,他不慌不忙地把这些文件存入存档箱里面。

接下来……

……

午休快结束了吧。差不多也准备完了。

嗯……

找个时间问问利文斯通先生的情况吧,他想。

……

“嗨……啊,琉璃?”远星问道。

她转过身,正换上法袍。

“这法袍……设计得真不错。我猜猜……是不是亨利的手笔?”

“嘛……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不太清楚。”

“这种礼服式的法袍可以说算是同类别里面做的相当不错的一件了……嗯……”

“啊,阿什利老师!”琉璃喊道。她穿了一件十分贵气的法袍。

约瑟夫简单地穿了一件西装——简单里面最高档的那种。

阿梅丽娅穿的是一件轻便的法袍——相对来说活泼一些。

“那,远星老师,你也换上法袍吧。”

“……”

他歪了一下头。

“你们是觉得我穿的是皇帝的新法袍吗?”

“你的意思是?”

“……我平常穿的这件冲锋衣,就是我的法袍啊。”

所有人盯着远星。

唔,看上去他不在说谎。

“那……那肯定还会有另一件比较正式的。”“对,那你就换上那一件吧,都新年了。”

“啊这。”

他有些忸怩。

“……”

万般无奈,他从家中召唤出那件法袍,直接穿在了他的身上。


关于这件法袍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描写已略去。不是我不会写

在场的所有人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除了远星。这种法袍,毫无疑问,只有大魔法师级别的人才会穿。看这上面绣的这些纹路,无疑更是增加了他的威信。再看看这独特的设计……

当大家已经快词穷的时候,他们忽然回过神来,发现法袍中的那个人……好像已经羞的脸都红了不少。

“……好,好看……吗。”他小声地说。

“好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显然,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更好的表述了。

……远星扭过头去。

该死,太羞耻了。所以才特地不穿这件的……

“……怎么了?”

……远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嘛,不过,还是换下来吧?”琉璃意识到事情不对,思考了一会儿,这么问道。

远星听到这句话,马上把法袍传送回家。

“呼……舒服了……”

大家有些意外。

“呃,我是从来没穿过那件法袍的……穿出去太丢人了,一群人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大家本来想说什么,但是这么一说,好像也没法说什么了。

“那好,我们接下来再次确认一下流程吧。”阿什利老师打破了寂静。

“今年是,琉璃负责主持,约瑟夫发表开场演讲。我把时间轴写黑板上。”

“去年是谁负责呢?”远星问。

“去年啊……阿梅丽娅的开场白我还记忆犹新呢,讲得真好,没那么长,也比较有趣……另外,那一年是我负责主持的。”

“……好。”远星在暗中用魔法看了一下去年的景象。

“不过今年埃蒙老师也没出场——课教的很好,但是一遇到活动就不知为何‘有事’了,上次说是‘被亲戚硬拉去回家过年’,去年是……”

“……嘛,我们先说节目吧。”阿梅丽娅说。

“嗯。首先是文艺部的新年颂唱。今年好像换了一首,说是他们自己创作的。”

“迈卡……倒是看见过他们在练习。”

“然后今年还有一台话剧,是师生互换。”

“话剧要准备的东西不少吧……在这之前都准备好了吗?”

“确认完事项就去看,应该好了。接下来是……”

……

“然后到远星。嗯……单人演唱和特效表演,吗。”

“嗯。据说好像还没人单独唱过是吗。”

“……的确没有。不过单人唱……”

“没事,”他拿出装备,“有扬声器在这,听不到是肯定不会的。”

“然后是……”

……

“最后闭幕演讲结束后,学生们的活动就基本上结束了。老师在这之后通常还会再开一个短会。然后,就是三天假期啦。”

“……但是也不到一个月就期末了。”

“没错。”

“就这么多了。我们去会场和他们准备吧。”

“好。”大家应道。

未名残章/22 - continues —— (未完成)……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