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2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未名殘章/21未名殘章/22 | 未名殘章/23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19、下一篇:未名殘章/23

他爬起來,準備把這些發現寫成報告。

「咔噠,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該死,筆頭怎麼出不來了。

他把筆頭卸下,發現筆芯斷在了裡面。

……算了,換隻筆。

這些東西在一般的電子儲存設備中並不安全寫到物理介質上又不易索引。

不過在安全性面前,遠星還是得做出一個選擇選安全。用傳統的紙筆去記錄。

……

……呃。

遠星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好像……不太會寫字。

這並沒有聽上去那麼滑稽一直以來,遠星一直使用一個自己編寫的術式來輔助修正筆跡。就這樣,他一直忽視着自己其實寫不好字的事實,而且缺點還很多筆跡亂,筆畫很模糊,症狀甚至都疑似運動性失語症了雖然顯然易見並不是這樣。不如說,這些問題都只是「他不願意慢下來寫字」的表徵。他不願意被手腦不同步而打斷自己的思緒,因此腦便強迫手跟上於是筆跡就失真了。

但是這麼重要的東西……他不願意讓別人在自己還沒寫好的時候就嗅探到。

哎,那就慢慢寫吧。

只是……明哦不,今天的活動……

……

課上。

「好……前十分鐘看講義。我會跟蹤你們的閱讀進度,有問題十分鐘後統一回答。」

講台上的他以一種十分謹慎而儘量快的筆速寫着報告。周圍有一圈單向視障。

計時器在腦海中不時提醒他。

「好。」此時過去了10min35s,「今天的內容不難,畢竟講過很多了……嗯,講義上的第三點對吧?第三點所說的……」

台下的同學們倒的倒,歪的歪,轉筆的,發呆的,看着窗邊的,此時一下子回過神來看着老師。

遠星停了幾秒。

「第三點所說的這個……嗯,關於什麼是魔素的解析式……」

一些同學在老師漫不經心的話語中又開始眼皮打架了。

遠星有些慌亂,不過也只好作罷,他想……

「……老,老師。」

是邁卡。她舉手問道。

「請問第四點所說的……」

「哦?哦,嗯,第四點。咳咳,第四點所說的能量路徑……」

……

「還有什麼不會的嗎?」遠星回過神來。

台下的學生們沒有什麼反應。

「那我們開始上課。魔素,……」

……

「好……那麼接下來10分鐘我們來做一道例題。做完要上交,我親自改。不許抄襲。上交之後,請不要拿着這些題目問別的老師,或者別的你認識的其他人。就這點要求,這道例題就作為我的新年祝願送給你們啦,嗯。雖然是送作業啦,但是你們會明白我的意思的。明年我們再講。」

他把紙張收到衣服的夾層裡。

沒錯,這道題目確實飽含了他的祝福

因為這道題的題干,寫上了他的魔素。

「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冒着這樣一句話,遠星把這個秘密告訴了高年級的50多位同學們。

嗯,大部分人是永遠都不會知道的。

莉茲他突然意識到。

莉茲周圍好像產生了一點魔法場的波動。

如果自己能這麼精準的感知到……說明,是她的場直接與我的互動了。

沒錯,她暗中對這個魔素施加了一個輸入。

她意識到了,她意識到了遠星的腦子裡,這個念頭不斷增強。

但是他不會點破也許,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她來找自己……

打鈴。

「下課。」他法杖一揮,便把例題都收了上來。

「要遵守約定那麼,新年快樂。」

中午回家,他不慌不忙地把這些檔案存入存檔箱裡面。

接下來……

……

午休快結束了吧。差不多也準備完了。

嗯……

找個時間問問利文斯通先生的情況吧,他想。

……

「嗨……啊,琉璃?」遠星問道。

她轉過身,正換上法袍。

「這法袍……設計得真不錯。我猜猜……是不是亨利的手筆?」

「嘛……是祖上傳下來的,我也不太清楚。」

「這種禮服式的法袍可以說算是同類別裡面做的相當不錯的一件了……嗯……」

「啊,阿什利老師!」琉璃喊道。她穿了一件十分貴氣的法袍。

約瑟夫簡單地穿了一件西裝簡單裡面最高檔的那種。

阿梅麗婭穿的是一件輕便的法袍相對來說活潑一些。

「那,遠星老師,你也換上法袍吧。」

「……」

他歪了一下頭。

「你們是覺得我穿的是皇帝的新法袍嗎?」

「你的意思是?」

「……我平常穿的這件衝鋒衣,就是我的法袍啊。」

所有人盯着遠星。

唔,看上去他不在說謊。

「那……那肯定還會有另一件比較正式的。」「對,那你就換上那一件吧,都新年了。」

「啊這。」

他有些忸怩。

「……」

萬般無奈,他從家中召喚出那件法袍,直接穿在了他的身上。


關於這件法袍到底長什麼樣子的描寫已略去。不是我不會寫

在場的所有人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除了遠星。這種法袍,毫無疑問,只有大魔法師級別的人才會穿。看這上面繡的這些紋路,無疑更是增加了他的威信。再看看這獨特的設計……

當大家已經快詞窮的時候,他們忽然回過神來,發現法袍中的那個人……好像已經羞的臉都紅了不少。

「……好,好看……嗎。」他小聲地說。

「好看。」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顯然,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更好的表述了。

……遠星扭過頭去。

該死,太羞恥了。所以才特地不穿這件的……

「……怎麼了?」

……遠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嘛,不過,還是換下來吧?」琉璃意識到事情不對,思考了一會兒,這麼問道。

遠星聽到這句話,馬上把法袍傳送回家。

「呼……舒服了……」

大家有些意外。

「呃,我是從來沒穿過那件法袍的……穿出去太丟人了,一群人用那種眼神看着我……」

大家本來想說什麼,但是這麼一說,好像也沒法說什麼了。

「那好,我們接下來再次確認一下流程吧。」阿什利老師打破了寂靜。

「今年是,琉璃負責主持,約瑟夫發表開場演講。我把時間軸寫黑板上。」

「去年是誰負責呢?」遠星問。

「去年啊……阿梅麗婭的開場白我還記憶猶新呢,講得真好,沒那麼長,也比較有趣……另外,那一年是我負責主持的。」

「……好。」遠星在暗中用魔法看了一下去年的景象。

「不過今年埃蒙老師也沒出場課教的很好,但是一遇到活動就不知為何『有事』了,上次說是『被親戚硬拉去回家過年』,去年是……」

「……嘛,我們先說節目吧。」阿梅麗婭說。

「嗯。首先是文藝部的新年頌唱。今年好像換了一首,說是他們自己創作的。」

「邁卡……倒是看見過他們在練習。」

「然後今年還有一台話劇,是師生互換。」

「話劇要準備的東西不少吧……在這之前都準備好了嗎?」

「確認完事項就去看,應該好了。接下來是……」

……

「然後到遠星。嗯……單人演唱和特效表演,嗎。」

「嗯。據說好像還沒人單獨唱過是嗎。」

「……的確沒有。不過單人唱……」

「沒事,」他拿出裝備,「有揚聲器在這,聽不到是肯定不會的。」

「然後是……」

……

「最後閉幕演講結束後,學生們的活動就基本上結束了。老師在這之後通常還會再開一個短會。然後,就是三天假期啦。」

「……但是也不到一個月就期末了。」

「沒錯。」

「就這麼多了。我們去會場和他們準備吧。」

「好。」大家應道。

…………

「那麼接下來,有請遠星老師為我們帶來的表演,『小小魔塵幻想曲』,大家掌聲歡迎

掌聲雷動。

遠星走上台。

「那麼……在表演開始之前,我想,再說幾句。

「這是我第一年在這裡教書。很高興,大家能夠接納我,而我也得以看見同學們最美的笑容。

「那麼,謹以此曲,獻給曾經迷惘的自己。」

燈光變暗。

……

♪ 小小魔塵匯聚在一起 齊奏夢的幻想曲

♪ 一起同星辰起舞 將無名的故事由我唱給你聽

一串鈴聲,然後是吉他,然後是合成器。

舞台上浮現出無數光點,在空中逐漸組成畫面。

♪ 想起曾經牙牙學語 獨自一隅矗立

♪ 「無緣魔法的孩子 讓他自生自滅去」

♪ 但 偶然一天 魔導書向我敞開

♪ 「也許我只是 缺乏了點自信而已」

光點匯聚成一個人的模樣,看起來有點像遠星。從啞口無言的站在牆角,到偶然間進入書房,看到魔導書的驚異。

♪ 那日曾輕語過的夢想 與你同我交換的約定

♪ 儘管對我而言是那麼的耀眼

畫面中又出現了另一個樣貌模糊的人。

♪ 在流星之夜許下心願 如果終有一天能實現

♪ 一定會傳達給你 跨越浩瀚銀河天邊

畫面中的遠星追隨着那個人,跨過銀河。

♪ 小小魔塵匯聚在一起 齊奏夢的幻想曲

光點由淺綠色變化為金黃。

畫面一轉,變成兩個人在演奏吉他和鋼琴,遠星在舞台中間歌唱。

♪ 請讓我的旋律 乘上這夢幻人生之旅

♪ 即使終有一天 誰都會 從這世間脫離而去

♪ 請將我留在你心底

♪ 群星奏響無需多言 那便是我們曾存在過的證明

…………

♪ 直到那天我才剛知道 在背後默默支持的你 曾在無人知曉處留下多少淚

♪ 在流星之夜許下心願 如果終有一天能實現

♪ 快擦乾眼角淚滴 跨越浩瀚銀河天邊

…………

♪ 直到最後畢業那天 你突然不再出現 消失不見

♪ 追尋道路盡頭你突然出現

♪ 「最後一次唱給你聽 我將迎來故事終局」

滴答滴答。鼓棒敲擊,成為最後的時間點滴。

…………

♪ 「小小魔塵匯聚在一起 齊奏夢的幻想曲」

♪ 「我的夢想停留這裡 請替我將它完成接續」

♪ 「若能有一天 我能再出現 還要在你的身邊」

♪ 「回憶我們往昔童年」

♪ 「群星奏響無需多言 在那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前」

♪ 「比天上星辰更耀眼的你微笑 那已成為我曾存在過的證明」

那個人的身影幻化,散為無數光點,向着天空飛去。

「遠星」的身影嘗試追逐,但很快便只得放棄。

他默默抬起頭。吉他和鋼琴正在推進至最高潮。

天空中,他身影化為一行字:

請連帶我的那份一起
好好走出屬於你的精彩人生路

很快,那行字也逐漸消退。吉他和鋼琴已經走過高潮,準備收尾。

結尾處,還是一串鈴聲。

全場寂靜。

遠星走到台前,默默鞠了一躬,便轉身,走下舞台。

很快,寂靜變為掌聲,掌聲變為歡呼,歡呼變為嚎叫與哭泣。

…………

「我宣布,」琉璃有些疲憊,但依然元氣滿滿的說道,「今天的晚會到此,圓滿結束!」

學生們發出歡呼,一時間,仿佛還在繼續開下去一樣。

…………

「嗯,今年的晚會也很成功呢」阿梅麗婭伸了個懶腰。

「是啊,」琉璃應道,「不過遠星的故事,到底講的是誰呢?」

「問我嗎,」遠星收拾自己的辦公桌,「你覺得會有哪些可能呢?」

「嗯……不會是,那種故事裡面,剛出場就被診斷出……」

「哈哈,好像是有點像,不過……」遠星突然低沉下來。

「嗯?」

「嘛,更像是,那種,幻想朋友終會消失的感覺吧。」

「幻想朋友?」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半路上的人很少。並不是真的很少,只是我不願開口打個招呼。後來有一天,我突然就想通了什麼。而這首歌作別的,就是以往的自己。」

「欸是這樣嗎。」阿什利有點意外。

「啊?」

「我還很肯定的以為是哪個早逝的初戀,本來還覺得有點影響不好來着。」

「不會吧……」

約瑟夫只是在一旁打掃着今年最後的衛生。

「那,」遠星總結道,「今年的大家辛苦了,我們明年再見!」

「再見

…………

「預約,是嗎?」

「嗯。走一下綠色通道。」

「請您稍等。」

……

「這邊為您辦理好了,在指定的日期過來即可。」

「謝謝。」

遠星走出接待處,外面已經是深夜。

未名殘章/22 - continues

未名殘章/21未名殘章/22 | 未名殘章/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