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22

From Project Archive by Lakejason0
< 未名残章
Revision as of 18:35, 31 December 2021 by Lakejason0 (talk | contribs) (// Edit via Wikiplu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19、下一篇:未名残章/23

他爬起来,准备把这些发现写成报告。

“咔哒,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该死,笔头怎么出不来了。

他把笔头卸下,发现笔芯断在了里面。

……算了,换只笔。

这些东西在一般的电子储存设备中并不安全——写到物理介质上又不易索引。

不过在安全性面前,远星还是得做出一个选择——选安全。用传统的纸笔去记录。

……

……呃。

远星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好像……不太会写字。

这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滑稽——一直以来,远星一直使用一个自己编写的术式来辅助修正笔迹。就这样,他一直忽视着自己其实写不好字的事实,而且缺点还很多——笔迹乱,笔画很模糊,症状甚至都疑似运动性失语症了——虽然显然易见并不是这样。不如说,这些问题都只是“他不愿意慢下来写字”的表征。他不愿意被手脑不同步而打断自己的思绪,因此脑便强迫手跟上——于是笔迹就失真了。

但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不愿意让别人在自己还没写好的时候就嗅探到。

哎,那就慢慢写吧。

只是……明哦不,今天的活动……

……

课上。

“好……前十分钟看讲义。我会跟踪你们的阅读进度,有问题十分钟后统一回答。”

讲台上的他以一种十分谨慎而尽量快的笔速写着报告。周围有一圈单向视障。

计时器在脑海中不时提醒他。

“好。”此时过去了10min35s,“今天的内容不难,毕竟讲过很多了……嗯,讲义上的第三点对吧?第三点所说的……”

台下的同学们倒的倒,歪的歪,转笔的,发呆的,看着窗边的,此时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老师。

远星停了几秒。

“第三点所说的这个……嗯,关于什么是魔素的解析式……”

一些同学在老师漫不经心的话语中又开始眼皮打架了。

远星有些慌乱,不过也只好作罢,他想……

“……老,老师。”

是迈卡。她举手问道。

“请问第四点所说的……”

“哦?哦,嗯,第四点。咳咳,第四点所说的能量路径……”

……

“还有什么不会的吗?”远星回过神来。

台下的学生们没有什么反应。

“那我们开始上课。魔素,……”

……

“好……那么接下来10分钟我们来做一道例题。做完要上交,我亲自改。不许抄袭。上交之后,请不要拿着这些题目问别的老师,或者别的你认识的其他人。就这点要求,这道例题就作为我的新年祝愿送给你们啦,嗯。虽然是送作业啦,但是你们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明年我们再讲。”

他把纸张收到衣服的夹层里。

没错,这道题目确实饱含了他的祝福——

因为这道题的题干,写上了他的魔素。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冒着这样一句话,远星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高年级的50多位同学们。

嗯,大部分人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莉兹——他突然意识到。

莉兹周围好像产生了一点魔法场的波动。

如果自己能这么精准的感知到……说明,是她的场直接与我的交互了。

没错,她暗中对这个魔素施加了一个输入。

她意识到了,她意识到了——远星的脑子里,这个念头不断增强。

但是他不会点破——也许,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她来找自己……

打铃。

“下课。”他法杖一挥,便把例题都收了上来。

“要遵守约定——那么,新年快乐。”

中午回家,他不慌不忙地把这些文件存入存档箱里面。

接下来……

……

午休快结束了吧。差不多也准备完了。

嗯……

找个时间问问利文斯通先生的情况吧,他想。

……

“嗨……啊,琉璃?”远星问道。

她转过身,正换上法袍。

“这法袍……设计得真不错。我猜猜……是不是亨利的手笔?”

“嘛……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不太清楚。”

“这种礼服式的法袍可以说算是同类别里面做的相当不错的一件了……嗯……”

“啊,阿什利老师!”琉璃喊道。她穿了一件十分贵气的法袍。

约瑟夫简单地穿了一件西装——简单里面最高档的那种。

阿梅丽娅穿的是一件轻便的法袍——相对来说活泼一些。

“那,远星老师,你也换上法袍吧。”

“……”

他歪了一下头。

“你们是觉得我穿的是皇帝的新法袍吗?”

“你的意思是?”

“……我平常穿的这件冲锋衣,就是我的法袍啊。”

所有人盯着远星。

唔,看上去他不在说谎。

“那……那肯定还会有另一件比较正式的。”“对,那你就换上那一件吧,都新年了。”

“啊这。”

他有些忸怩。

“……”

万般无奈,他从家中召唤出那件法袍,直接穿在了他的身上。


关于这件法袍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描写已略去。不是我不会写

在场的所有人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除了远星。这种法袍,毫无疑问,只有大魔法师级别的人才会穿。看这上面绣的这些纹路,无疑更是增加了他的威信。再看看这独特的设计……

当大家已经快词穷的时候,他们忽然回过神来,发现法袍中的那个人……好像已经羞的脸都红了不少。

“……好,好看……吗。”他小声地说。

“好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显然,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更好的表述了。

……远星扭过头去。

该死,太羞耻了。所以才特地不穿这件的……

“……怎么了?”

……远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嘛,不过,还是换下来吧?”琉璃意识到事情不对,思考了一会儿,这么问道。

远星听到这句话,马上把法袍传送回家。

“呼……舒服了……”

大家有些意外。

“呃,我是从来没穿过那件法袍的……穿出去太丢人了,一群人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大家本来想说什么,但是这么一说,好像也没法说什么了。

“那好,我们接下来再次确认一下流程吧。”阿什利老师打破了寂静。

“今年是,琉璃负责主持,约瑟夫发表开场演讲。我把时间轴写黑板上。”

“去年是谁负责呢?”远星问。

“去年啊……阿梅丽娅的开场白我还记忆犹新呢,讲得真好,没那么长,也比较有趣……另外,那一年是我负责主持的。”

“……好。”远星在暗中用魔法看了一下去年的景象。

“不过今年埃蒙老师也没出场——课教的很好,但是一遇到活动就不知为何‘有事’了,上次说是‘被亲戚硬拉去回家过年’,去年是……”

“……嘛,我们先说节目吧。”阿梅丽娅说。

“嗯。首先是文艺部的新年颂唱。今年好像换了一首,说是他们自己创作的。”

“迈卡……倒是看见过他们在练习。”

“然后今年还有一台话剧,是师生互换。”

“话剧要准备的东西不少吧……在这之前都准备好了吗?”

“确认完事项就去看,应该好了。接下来是……”

……

“然后到远星。嗯……单人演唱和特效表演,吗。”

“嗯。据说好像还没人单独唱过是吗。”

“……的确没有。不过单人唱……”

“没事,”他拿出装备,“有扬声器在这,听不到是肯定不会的。”

“然后是……”

……

“最后闭幕演讲结束后,学生们的活动就基本上结束了。老师在这之后通常还会再开一个短会。然后,就是三天假期啦。”

“……但是也不到一个月就期末了。”

“没错。”

“就这么多了。我们去会场和他们准备吧。”

“好。”大家应道。

…………

“那么接下来,有请远星老师为我们带来的表演,‘小小魔尘幻想曲’,大家掌声欢迎——”

掌声雷动。

远星走上台。

“那么……在表演开始之前,我想,再说几句。

“这是我第一年在这里教书。很高兴,大家能够接纳我,而我也得以看见同学们最美的笑容。

“那么,谨以此曲,献给曾经迷惘的自己。”

灯光变暗。

……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 一起同星辰起舞 将无名的故事由我唱给你听

一串铃声,然后是吉他,然后是合成器。

舞台上浮现出无数光点,在空中逐渐组成画面。

♪ 想起曾经牙牙学语 独自一隅矗立

♪ “无缘魔法的孩子 让他自生自灭去”

♪ 但 偶然一天 魔导书向我敞开

♪ “也许我只是 缺乏了点自信而已”

光点汇聚成一个人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像远星。从哑口无言的站在墙角,到偶然间进入书房,看到魔导书的惊异。

♪ 那日曾轻语过的梦想 与你同我交换的约定

♪ 尽管对我而言是那么的耀眼

画面中又出现了另一个样貌模糊的人。

♪ 在流星之夜许下心愿 如果终有一天能实现

♪ 一定会传达给你 跨越浩瀚银河天边

画面中的远星追随着那个人,跨过银河。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光点由浅绿色变化为金黄。

画面一转,变成两个人在演奏吉他和钢琴,远星在舞台中间歌唱。

♪ 请让我的旋律 乘上这梦幻人生之旅

♪ 即使终有一天 谁都会 从这世间脱离而去

♪ 请将我留在你心底

♪ 群星奏响无需多言 那便是我们曾存在过的证明

…………

♪ 直到那天我才刚知道 在背后默默支持的你 曾在无人知晓处留下多少泪

♪ 在流星之夜许下心愿 如果终有一天能实现

♪ 快擦干眼角泪滴 跨越浩瀚银河天边

…………

♪ 直到最后毕业那天 你突然不再出现 消失不见

♪ 追寻道路尽头你突然出现

♪ “最后一次唱给你听 我将迎来故事终局”

滴答滴答。鼓棒敲击,成为最后的时间点滴。

…………

♪ “小小魔尘汇聚在一起 齐奏梦的幻想曲”

♪ “我的梦想停留这里 请替我将它完成接续”

♪ “若能有一天 我能再出现 还要在你的身边”

♪ “回忆我们往昔童年”

♪ “群星奏响无需多言 在那耀眼的光芒消失之前”

♪ “比天上星辰更耀眼的你微笑 那已成为我曾存在过的证明”

那个人的身影幻化,散为无数光点,向着天空飞去。

“远星”的身影尝试追逐,但很快便只得放弃。

他默默抬起头。吉他和钢琴正在推进至最高潮。

天空中,他身影化为一行字:

请连带我的那份一起
好好走出属于你的精彩人生路

很快,那行字也逐渐消退。吉他和钢琴已经走过高潮,准备收尾。

结尾处,还是一串铃声。

全场寂静。

远星走到台前,默默鞠了一躬,便转身,走下舞台。

很快,寂静变为掌声,掌声变为欢呼,欢呼变为嚎叫与哭泣。

…………

“我宣布,”琉璃有些疲惫,但依然元气满满的说道,“今天的晚会到此,圆满结束!”

学生们发出欢呼,一时间,仿佛还在继续开下去一样。

…………

“嗯,今年的晚会也很成功呢——”阿梅丽娅伸了个懒腰。

“是啊,”琉璃应道,“不过远星的故事,到底讲的是谁呢?”

“问我吗,”远星收拾自己的办公桌,“你觉得会有哪些可能呢?”

“嗯……不会是,那种故事里面,刚出场就被诊断出……”

“哈哈,好像是有点像,不过……”远星突然低沉下来。

“嗯?”

“嘛,更像是,那种,幻想朋友终会消失的感觉吧。”

“幻想朋友?”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半路上的人很少。并不是真的很少,只是我不愿开口打个招呼。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就想通了什么。而这首歌作别的,就是以往的自己。”

“欸——是这样吗。”阿什利有点意外。

“啊?”

“我还很肯定的以为是哪个早逝的初恋,本来还觉得有点影响不好来着。”

“不会吧……”

约瑟夫只是在一旁打扫着今年最后的卫生。

“那,”远星总结道,“今年的大家辛苦了,我们明年再见!”

“再见——”

…………

“预约,是吗?”

“嗯。走一下绿色通道。”

“请您稍等。”

……

“这边为您办理好了,在指定的日期过来即可。”

“谢谢。”

远星走出接待处,外面已经是深夜。

未名残章/22 - continues

未名残章/21未名残章/22 | 未名残章/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