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殘章/21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20未名殘章/21 | 未名殘章/22

「他走了。」

「走了?去哪裏了?」

「……他走了。」

走了——他想。

「走了?」

「走了。」

「……怎麼會……」

「你沒發現嗎?今天上午她穿的紅衣服,下午突然就換成黑色的了。」

「……」

「説是三天前就不在了,當時辦公室老師都哭得稀裡嘩啦的。」

「……」

「有人説是猝死的,還有人説啊,是被家長逼瘋,跳樓自——」

我走了出去。

走了。他走了。那個前一學年教他的語文老師走了。

他是一位不囿於傳統語文教學的年輕老師。他對語文的理解是那麼獨到,每一次上課都那麼讓人感受深刻。他是第一位讓我們,那麼寫閱讀報吿的老師。

他叫,夏南。

「夏有礦」,物理老師如是説。他是北師大畢業的,每一屆他上《故都的秋》,都是他一次回憶母校的過程。

「哎,這天可真涼了——」

這一個了字拖了很長。

隨那一聲而去了,留下了高二文科班的孩子們,離開了學校,離開了人世,他獨自就這麼走了。

對啊,難道還有別的話可説嗎?難道接下來還得來一句「哎,他怎麼就去了呢」,然後還得來一句「不應該啊,他還這麼年輕」?

簡直和「人都死了」一樣毫無人情啊。

夏去,秋來,冬至。但是冬天到了,春天怎麼還是這麼遠啊。

很遺憾的是我並不算很熟悉他——但是我聽到其他同學那麼八卦一般的語氣,我……我真的很難受啊。

之前我其實在高一想過,如果我真的要開始去寫一個學校相關的作品,我一定把他寫進去,也許改個名叫「尚北」之類的,順便把初三的那個物理老師寫進去,就叫「江陰平」……

但是……

但是人已經走了,我應該這麼做嗎?

我是把他拉進來,還是就這樣紀念一下而已呢?

有句話叫,「半路上有你」。生命中我們會遇到很多半路上陪我們前行的人,雖然他們不會一直陪伴我們,但是有些人會給你最寶貴的人生經驗。

珍惜半路上的人吧,無論是恨是愛,是怨是友。

謝謝你。


後記:

夏南,私隱問題已隱去的一位從北師大畢業的語文老師,由於(無法完全確定的)抑鬱症與逼婚,於某高樓跳樓去世。

他的教學方式新穎,理念先進,雖然同學們並沒有明面上去專門感謝他,但可以説受到了同學們的認可。

他生前的倒數第二個學年的前半學期身上一直噴着古龍水。

未名殘章/21 - rewinds —— 半路上有你……

未名殘章/20未名殘章/21 | 未名殘章/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