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未名残章/19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残章/18未名残章/19 | 未名残章/20

与前文的联系

上一篇:未名残章/18、下一篇:未名残章/22

马上就新历新年了。

新历——乔治历,是根据太阳回归制定的历法,也称阳历。而传统的拜伦历则是兼顾月相和太阳回归所制定的历法,即阴阳合历。但是由于“阳历”这个名字的出现,也就相对叫做阴历。当然也存在一部分地区使用赛莲历,完全根据月相去定,因此除了使用这种历法的人以外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清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过节。赛莲历是真正意义上的阴历。目前,所有地区都是用乔治历,大部分地区仍在使用拜伦历,有一部分地区会使用赛莲历。

听上去好像有些耳熟,对吧——不过先让我们讲下去。

乔治历1783年12月的最后一周,人们都准备好过新年了——在此之前的冬日节的气氛还未散去。明顿学校的孩子们除了赶紧张的课时以外,都在盼望着31日的新年迎接会。之后便是期末了。

不过,对于远星来说,基本上算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通常,新年的时候,他会选择窝在实验室里等信息终端开始年度备份和新版本的构建。而大魔法师们自己举办的那些新年活动他也只去过一次,之后因为“事务繁忙”(种类数不过来)脱不开身就干脆都拒掉了。这并不是说他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虽然真的有——但是既然也有很多其他大魔法师这么开脱,那为何远星不这么做呢。

但是今年是他第一次到这个学校——真的没有理由再推脱了。最终还是应承下来了。下课的时候,他稍微走的慢了一点,便听到了同学们对新年的期待。其他老师,无论以往多么严肃,脸上也泛出了一些温馨。迈卡——高年级的文艺委员——已经在开始练习舞步了。

啊……他有点苦恼。不知为何,似乎每一次公开活动他都不愿意露面——也许是出于大魔法师的身份习惯——但是也慢慢的让他和很多身边的人疏远了不少。话说回来了,晚会该准备点什么呢?虽然这不比教学重要——毕竟教学才是正事。

另一群人在准备颂歌,有一种冬日节还在继续的感觉。

不过,想起以往的每一年——可以说几十年了都一模一样——这个时候都是只有自己一人。

等拜伦新年到了,久违地回趟家吧。他想。

……

Lakejason0创建了用户博客:新年将至。
Jarvisjesse创建了一条评论:“今年也是准时发报告?”
Lakejason0回复了一条评论:“今年就不了,有活动呢。”
Jarvisjesse回复了一条评论:“你平常不是不会参加什么活动吗……不会是你?”
Lakejason0回复了一条评论:“不会,别想,没那可能。”
(巡查日志)……

……

“目前,魔法中所使用的度量衡都慢慢改成了公制单位,也就是标准制单位。但是实际上,依然有很多的估算需要用回魔法传统的单位,比如能量,魔能的基本单位是1星尘(Stardust),写成1sd。1星尘能量等于向这个——”他在黑板上显现出一个法阵,“这个法阵所需的最小能量,或者说最大转化能量。换句话,用一次这个法阵就消耗1sd能量。可以看到,这个法阵有一个很巧妙的设计——它将所有能力不散失地储存在这里,达到一个固定的量之后就会阻断所有能量输入,把储存的能量瞬间输送出去。将这个法阵接到这个法阵上,我就不分析了都分析好多次了,便可以对物体做功。测量后的结果得出,这么多能量相当于用1N的恒力将标准魔法物体移动0.8ft,即0.24384m所做的功。标准魔法物体也由法阵定义,其质量为18.65oz,约0.529kg。好,下面……”

他发觉有一些人神情……不太对劲。嗯,不太专注。

“迈卡?”

“啊,”她站了起来。

“1星尘相当于?”

“啊……嗯,用1N的力将标准魔法物体移动0.8ft。”

“请坐。”他有些不悦,“例题。如图所示的……”

……

“约瑟夫老师?”

“嗯?”

“快改不完了。错误率实在有点高。这几本注意一下。”

“好。”

阿什利老师虽然哼着节日的歌曲,但是隐约中透露出一丝疲惫。

琉璃在备下周的课——换句话,明年的课。

阿梅丽娅老师在整理资料。

“说实话,”远星对他们说,“最近上课……变得很累。”

“……都新年了,浮躁也能理解。”琉璃回道。

“今天上冬天的诗的时候,他们讨论的太欢了……都根本控制不住。”“是啊,感觉根本没有在听我的指挥。”她们说。

“啊,总算改完了……还来得及,那我送过去了。”

冬日节的雪还没化完。气温变得很低——虽然对于远星来说和平常一样。

……

“明天……”

“是啊,”琉璃回道,“今年又要过去了。”

“我真的很幸运,能遇到这些孩子。虽然没怎么让我们省心,但是也因此最可爱。”

“……不知道年后我得发多大的火啊。”

远星先是感到有些奇怪,转念一想,也是。

“你明天准备表演什么?”“欸——嗯,应该和往年一样和她们一起去颂唱吧。”

“之前有什么节目吗?”

“除了颂唱,还会有一些小相声,演讲,小品……好吧也没什么。”

“……我想这样,就是……”

……

“倒是没有人做过。”

“不会被驳回吧?”

“……也许不会吧。”

“那——就说定啦?”

“行吧。”

……

“您有1封新邮件,‘1783年贤者聚……’”

回复,模板,拒绝,理由为……

“算了,我自己写吧。”

……

 > uptime ccc.lakejason0.ml
 < I'm still alive! Avg. 35ms, Uptime 100.00%, ......

“好……那……”

 > composer untitled.proj

他打开了编曲器。这个工程里面有一些做过的乐段。

「FXium」——

Effecsium,特效的魔素。

X,X,XXXX,X,X,XXXX……

拍,拍。变,变。

回路随着音乐而律动延展开来,散发出迷离的舞台光。

“但是……好像有很多小孩子欸。嗯……光敏还是抑制一些。”

……

……

……


由于一些原因,哼唱的歌词无法展示。歌词的内容已被解析,但是不予展示。下方若提及到歌词,请自行推断。

……

……

……

“已导出。”

“……好像,歌词写的,不咋地。再改改……”

……

“提醒:日期变更。后台开始维护任务。”

敲击声。

自己时不时哼唱的歌声。

回路中的魔素闪烁着。

“……不过,对啊。”

对啊。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我还缺什么魔素呢”?

魔素。他想。

魔素是什么?

魔素是施法类魔法的特殊组成部分,对于不同的能量传入给予相应的能量传出。理论上,可以使用基础能量路径构造出特定一种魔素的所有应答方式,即可以直接替换,但是实践难度很大。若有一个魔素可被基础能量路径所构建的魔法组成替代,则这个组成就成为这个魔素的解析式。已知有解析式且完全公开的有Hiem。

但,没有人公开声明过,是否可以透过基础能量路径,出一个魔素。魔素向来被认为是魔法中相当神圣的东西——透过名为伊瓦拉文字的文种记录,但是没有人真正知道每个魔素到底是谁,在具体的什么时间什么位置写的,他们只是用着“上帝”和“神明”的名义,用着民间传说去解释。当然,有人尝试过创造魔素——古往今来,在现今依然在使用的魔素当中,有一部分被称为“复合魔素”,即用几个魔素和一些基础路径耦合起来的,充其量也只能算“魔法组成”,的东西,比如Trinitinum,三位一体的魔素。但是这些魔素只是对原始魔素的简单组合,在写术式的时候也不存在它们的所谓的书写形式,依然是按照原始的组成把一大堆东西写上去而已。

……但是仅此而已?

他决定依靠自己的直觉,画出了一个部件。

……构建出来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仔细确认,确认都是基础路径之后,他又凭着直觉和自己之前运用公理化方法和定量分析的经验(这其中甚至包含其他魔素的解析过程),写下了一个似是似非的东西。

……确认完“可能算是个魔素”之后,他按照这个魔素的书写形式,把名字读了出来——

Dimmintwinkium。

微明的魔素。

接下来便是……

传入。

传出。

测量。

多次实验。

回归分析。

数据最终拟合。

……

哇。

他的身体一下子完全放松,倒在地上。

一个人类,做出了属于自己的魔素。

这意味着什么?明天魔法侧就要毁灭了?世界会大乱一场了?

不不不……他的理智很明白地告诉他,其他的大魔法师也绝对做出来过,只是没说而已。

但是,大魔法师都有自己的一个魔素吗?他们又是否真的从不告诉别人呢?

天刚亮。

未名残章/19 - continues

未名残章/18未名残章/19 | 未名残章/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