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未名殘章/19

From 存档计划

未名殘章/18未名殘章/19 | 未名殘章/20

與前文的聯繫

上一篇:未名殘章/18、下一篇:未名殘章/22

馬上就新曆新年了。

新曆——喬治曆,是根據太陽回歸制定的曆法,也稱陽曆。而傳統的拜倫曆則是兼顧月相和太陽回歸所制定的曆法,即陰陽合曆。但是由於「陽曆」這個名字的出現,也就相對叫做陰曆。當然也存在一部分地區使用賽蓮曆,完全根據月相去定,因此除了使用這種曆法的人以外似乎並沒有多少人清楚他們到底什麼時候過節。賽蓮曆是真正意義上的陰曆。目前,所有地區都是用喬治曆,大部分地區仍在使用拜倫曆,有一部份地區會使用賽蓮曆。

聽上去好像有些耳熟,對吧——不過先讓我們講下去。

喬治曆1783年12月的最後一週,人們都準備好過新年了——在此之前的冬日節的氣氛還未散去。明頓學校的孩子們除了趕緊張的課時以外,都在盼望着31日的新年迎接會。之後便是期末了。

不過,對於遠星來說,基本上算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通常,新年的時候,他會選擇窩在實驗室裡等資訊終端開始年度備份和新版本的構建。而大魔法師們自己舉辦的那些新年活動他也只去過一次,之後因為「事務繁忙」(種類數不過來)脫不開身就乾脆都拒掉了。這並不是說他真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雖然真的有——但是既然也有很多其他大魔法師這麼開脫,那為何遠星不這麼做呢。

但是今年是他第一次到這個學校——真的沒有理由再推脫了。最終還是應承下來了。下課的時候,他稍微走的慢了一點,便聽到了同學們對新年的期待。其他老師,無論以往多麼嚴肅,臉上也泛出了一些溫馨。邁卡——高年級的文藝委員——已經在開始練習舞步了。

啊……他有點苦惱。不知為何,似乎每一次公開活動他都不願意露面——也許是出於大魔法師的身份習慣——但是也慢慢的讓他和很多身邊的人疏遠了不少。話說回來了,晚會該準備點什麼呢?雖然這不比教學重要——畢竟教學才是正事。

另一群人在準備頌歌,有一種冬日節還在繼續的感覺。

不過,想起以往的每一年——可以說幾十年了都一模一樣——這個時候都是只有自己一人。

等拜倫新年到了,久違地回趟家吧。他想。

……

Lakejason0建立了使用者網誌:新年將至。
Jarvisjesse建立了一條評論:「今年也是準時發報告?」
Lakejason0回復了一條評論:「今年就不了,有活動呢。」
Jarvisjesse回復了一條評論:「你平常不是不會參加什麼活動嗎……不會是你?」
Lakejason0回復了一條評論:「不會,別想,沒那可能。」
(巡查日誌)……

……

「目前,魔法中所使用的度量衡都慢慢改成了公制單位,也就是標準制單位。但是實際上,依然有很多的估算需要用回魔法傳統的單位,比如能量,魔能的基本單位是1星塵(Stardust),寫成1sd。1星塵能量等於向這個——」他在黑板上顯現出一個法陣,「這個法陣所需的最小能量,或者說最大轉化能量。換句話,用一次這個法陣就消耗1sd能量。可以看到,這個法陣有一個很巧妙的設計——它將所有能力不散失地儲存在這裏,達到一個固定的量之後就會阻斷所有能量輸入,把儲存的能量瞬間輸送出去。將這個法陣接到這個法陣上,我就不分析了都分析好多次了,便可以對物體做功。測量後的結果得出,這麼多能量相當於用1N的恆力將標準魔法物體移動0.8ft,即0.24384m所做的功。標準魔法物體也由法陣定義,其質量為18.65oz,約0.529kg。好,下面……」

他發覺有一些人神情……不太對勁。嗯,不太專注。

「邁卡?」

「啊,」她站了起來。

「1星塵相當於?」

「啊……嗯,用1N的力將標準魔法物體移動0.8ft。」

「請坐。」他有些不悅,「例題。如圖所示的……」

……

「約瑟夫老師?」

「嗯?」

「快改不完了。錯誤率實在有點高。這幾本注意一下。」

「好。」

艾希莉老師雖然哼着節日的歌曲,但是隱約中透露出一絲疲憊。

琉璃在備下周的課——換句話,明年的課。

亞梅麗婭老師在整理資料。

「說實話,」遠星對他們說,「最近上課……變得很累。」

「……都新年了,浮躁也能理解。」琉璃回道。

「今天上冬天的詩的時候,他們討論的太歡了……都根本控制不住。」「是啊,感覺根本沒有在聽我的指揮。」她們說。

「啊,總算改完了……還來得及,那我送過去了。」

冬日節的雪還沒化完。氣溫變得很低——雖然對於遠星來說和平常一樣。

……

「明天……」

「是啊,」琉璃回道,「今年又要過去了。」

「我真的很幸運,能遇到這些孩子。雖然沒怎麼讓我們省心,但是也因此最可愛。」

「……不知道年後我得發多大的火啊。」

遠星先是感到有些奇怪,轉念一想,也是。

「你明天準備表演什麼?」「欸——嗯,應該和往年一樣和她們一起去頌唱吧。」

「之前有什麼節目嗎?」

「除了頌唱,還會有一些小相聲,演講,小品……好吧也沒什麼。」

「……我想這樣,就是……」

……

「倒是沒有人做過。」

「不會被駁回吧?」

「……也許不會吧。」

「那——就說定啦?」

「行吧。」

……

「您有1封新郵件,『1783年賢者聚……』」

回復,模板,拒絕,理由為……

「算了,我自己寫吧。」

……

 > uptime ccc.lakejason0.ml
 < I'm still alive! Avg. 35ms, Uptime 100.00%, ......

「好……那……」

 > composer untitled.proj

他打開了編曲器。這個工程裏面有一些做過的樂段。

「FXium」——

Effecsium,特效的魔素。

X,X,XXXX,X,X,XXXX……

拍,拍。變,變。

迴路隨着音樂而律動延展開來,散發出迷離的舞台光。

「但是……好像有很多小孩子欸。嗯……光敏還是抑制一些。」

……

……

……


由於一些原因,哼唱的歌詞無法展示。歌詞的內容已被解析,但是不予展示。下方若提及到歌詞,請自行推斷。

……

……

……

「已導出。」

「……好像,歌詞寫的,不咋地。再改改……」

……

「提醒:日期變更。後台開始維護任務。」

敲擊聲。

自己時不時哼唱的歌聲。

迴路中的魔素閃爍着。

「……不過,對啊。」

對啊。就像歌詞裏說的那樣,「我還缺什麼魔素呢」?

魔素。他想。

魔素是什麼?

魔素是施法類魔法的特殊組成部分,對於不同的能量傳入給予相應的能量傳出。理論上,可以使用基礎能量路徑構造出特定一種魔素的所有應答方式,即可以直接替換,但是實踐難度很大。若有一個魔素可被基礎能量路徑所構建的魔法組成替代,則這個組成就成為這個魔素的解析式。已知有解析式且完全公開的有Hiem。

但,沒有人公開聲明過,是否可以透過基礎能量路徑,出一個魔素。魔素向來被認為是魔法中相當神聖的東西——透過名為伊瓦拉文字的文種記錄,但是沒有人真正知道每個魔素到底是誰,在具體的什麼時間什麼位置寫的,他們只是用着「上帝」和「神明」的名義,用着民間傳說去解釋。當然,有人嘗試過創造魔素——古往今來,在現今依然在使用的魔素當中,有一部分被稱為「複合魔素」,即用幾個魔素和一些基礎路徑耦合起來的,充其量也只能算「魔法組成」,的東西,比如Trinitinum,三位一體的魔素。但是這些魔素只是對原始魔素的簡單組合,在寫術式的時候也不存在它們的所謂的書寫形式,依然是按照原始的組成把一大堆東西寫上去而已。

……但是僅此而已?

他決定依靠自己的直覺,畫出了一個部件。

……構建出來了什麼東西的樣子。

仔細確認,確認都是基礎路徑之後,他又憑着直覺和自己之前運用公理化方法和定量分析的經驗(這其中甚至包含其他魔素的解析過程),寫下了一個似是似非的東西。

……確認完「可能算是個魔素」之後,他按照這個魔素的書寫形式,把名字讀了出來——

Dimmintwinkium。

微明的魔素。

接下來便是……

傳入。

傳出。

測量。

多次實驗。

回歸分析。

數據最終擬合。

……

哇。

他的身體一下子完全放鬆,倒在地上。

一個人類,做出了屬於自己的魔素。

這意味着什麼?明天魔法側就要毀滅了?世界會大亂一場了?

不不不……他的理智很明白地告訴他,其他的大魔法師也絕對做出來過,只是沒說而已。

但是,大魔法師都有自己的一個魔素嗎?他們又是否真的從不告訴別人呢?

天剛亮。

未名殘章/19 - continues

未名殘章/18未名殘章/19 | 未名殘章/20